克萊拉的童年就在家的圍牆之內,在可怕的回憶和若無其事的寂靜中,悄然流逝。這個世界裡,時間不能用日曆或時鐘記錄,每一件東西都有自己的生命,幽靈坐在桌上,與活人交談,過去與未來結合成一個整體,現在的現實世界是許多面鏡子組成的萬花筒,所有事、任何事都可能發生。閱讀她那些年的筆記是我的一大樂趣,雖然她筆下的神奇世界已不存在。克萊拉生活在她自己創造的世界裡,隔離生活的一切艱難困頓,沈浸在幻想中……

本書為電影「金色豪門」小說原著。
Kurban
Wrote 1/4/16

《精靈之屋》的真正魔幻寫實之處在於,它把所有的苦難昇華了,這是真正的藝術。就像馮內果所說的:如果你真想傷你父母的心,但又沒那個膽子當同性戀,你至少還有個辦法,那就是投奔藝術。我不是在開玩笑。藝術不是養家餬口之道,它們是一種非常人道的方式,能讓生命變得比較可以忍受。

定風波
Wrote 10/10/13

由楚巴一家三代的故事述說智利20世紀的歷史變革,三代人各代表三種不同政治立場,這家人的恩怨情仇也與政治立場及出身背景息息相關,作者並未批評哪一種政治立場。雖然結局那般殘酷,但最後女主角仍選擇放棄報仇而努力的活下去。
這本書雖然以智利歷史為主題,但故事內容精彩,相當好看。雖然多年前我曾看過根據此書改編的電影"金色豪門",但電影短短2小時實在無法好好呈現這本書要說的故事及精神。

讀到一半,我就開始感到不耐。值得慶幸的是,我還是把它讀完了。 這也許就是阿言德的特點:到了最後,她又把充滿希望的可能還給了我們,即使是用一種粗糙的方式,也沒有關係。為什麼呢?我想,也許因為這才是希望原本該有的模樣。 南美跟日本(說到這兩個字的時候我心中浮現的是川端、三島、大江): 寧靜而清澈的洞視,跟火熱而混雜的洞視。一邊把洞視推到極致,成為最後的目的(也許是不得不,但誰知道呢?)。於是,除了美之外什麼都不剩下了。 對另一邊來說,洞視是一個過程、一個手段;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一張最後領導我們到另...Continua
Daimaou
Wrote 4/27/12

「幾乎每家都有一個白癡或瘋子,你不見得看得到他們,因為他們都被藏起來,不讓人看見,好像他們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似的。事實上根本沒什麼見不得人的,他們也是上帝的創造品阿。」

「可是我們家就沒有像這樣的人阿,奶奶,」艾爾芭問她。

「是沒有,我們這兒的瘋性都分派得很均勻,沒什麼好剩下來給瘋子的。」

-P297

Borges
Wrote 3/14/10

我的孩子,高貴的教堂是在右邊,但是耶穌基督總是站在左邊。〜荷西神父


EllioT @ Beijing
Wrote Sep 20, 2007, 17:15
精靈之屋的作者無限想像
跨越了四代
貫穿愛情靈魂奇想迷信土地政治人性家庭朋友..等隱喻
每一章節都適合天馬行空都適合改編電影
拉丁美洲孕育魔幻寫實
特色是即使描述的是事實都像是虛幻

- TIPS -
No element found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o element found
Add the first note!

- TIPS -
No element found
Add the first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by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Book form
A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