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sixty nine

投票平均为 895
| 151 总的贡献 其中 102 评论 , 49 引文 , 0 图像 , 0 备注 , 0 视频
  村上龍說:「這是一本愉快的小說。我是在『未來可能不會再寫出如此愉快的小說了吧』的心情下完成了這本書。」   1969年,東京大學取消了入學考試,搖滾樂大行其道,披頭四發行了三張專輯,滾石樂團推出了最佳單曲,此時出現了蓄長髮、提倡愛與和平的嬉皮,在巴黎戴高樂下台,越戰持續開打的動盪不安卻燦爛多彩的年代。一個名叫矢崎劍介的高中生,沉溺於當時東漸的西方文化中,接觸搖滾樂、前衛電影、反戰思潮、嬉皮文化,為了心儀的女孩,決定和阿達馬一起搞校園封鎖、搞嘉年華,動機單純,結果卻是驚人..,在1969年 ...Continua
鄭乃綸
Ha scritto il 08/11/19

岩瀨的失落與努力最讓人動容

鄭乃綸
Ha scritto il 08/11/19

岩瀨的失落與努力最讓人動容

吳志祥
Ha scritto il 24/04/14

矢崎這小子太浪漫了。

nwY
Ha scritto il 25/02/13

六十年代永遠讓人響往

黃少杭
Ha scritto il 15/02/13

讀的過程都很歡樂,讀完後卻可惜了只到這裡;畢竟是過去1969年的故事。


Nihil
Ha scritto il Apr 19, 2011, 18:37
我們唯一的報復方法,是活得比他們快樂。 為了要活得快樂,需要有精力活力做後盾。 因為那是一場長期抗戰。 我到現在還在繼續那一場戰爭。 為了要讓那些無聊的人聽到自己笑聲的戰爭, 應不會因死而畫下休止符。
Pag. 282
Nihil
Ha scritto il Apr 19, 2011, 18:31
大頭很忠實,不過不是對我忠實。大頭相信他認為對的東西,而不是相信我。大頭相信一九六零年代後期的一些東西,而對那些東西忠實。我卻難以具體說明那是什麼。 那種東西讓我們自由。讓我們擺脫受單一價值觀束縛的枷鎖。
Pag. 248
Nihil
Ha scritto il Apr 19, 2011, 18:25
妹妹為我將花束插入玻璃花瓶內↓把玫瑰花放在桌上,一整個晚上盯著它看。我想其實卡謬是不對的。 人生並非是荒謬的。 是呈玫瑰色,充滿希望的。
Pag. 172
brenda
Ha scritto il Jul 20, 2010, 01:45
不幸通常是在不知不覺中產生,就和蛀牙一樣!
Pag. 112
heosphoros
Ha scritto il Mar 07, 2010, 14:45
阿達馬相信一九六O年代末充滿了某種東西,而且對那東西忠實。可是很難說明那是什麼。 那種東西令我們自由。讓我們掙脫單一價值觀的束縛獲得自由。
Pag. 209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