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中摘錄: 莫內想做的,……不可言喻,他要畫的是「無」。 畫「無」,對他而言應該是一種耽溺,他在世的最後那三十年的時間完全被這幅畫所佔據,心力也消耗殆盡。從1893年11月莫內買下臨近他若吉凡住所的大片土地開始……建造一坐睡蓮池。這想法本來可以簡單解釋為一種美學喜好。可是蒙德里安,克羅伊教授卻直陳這項計畫是清楚自己要什麼的莫內第一個有意識的策略行為。 為了畫「無」,首先必須找到「無」。莫內更進一步他生產「無」。他當然知道要解決這個問題,不能靠忽略真實來得到「無」,而是必須透過真實漸漸的衰敗與消解...Continua
paranoid
Wrote 2/15/07
巴瑞科的作品該怎麼說呢,在《CITY》裡,夏姿和顧爾德分別是西部和拳擊故事的敘述者,同時她他身上也上演著故事。是那種看得很過癮但無法言喻的小說。當然要很愛蒙德里安(他的眼淚和嘔吐),「論知識分子的正直」大概是妳最愛的一篇論文,像總是無法把話說出口的彭莫讓,塊頭大到坐下就很難站起來、小時候屁股就放不進溜滑梯的迪西,在顧爾德的想像裡總是一直在他身旁,看足球(為了等待某一個曾經出現過一次的美妙畫面),輪流說著拳擊比賽,像顧爾德的父親小時候常常播放收音機裡的那樣。夏姿的西部小說在她癱瘓選擇和一個嘴型美好...Continua

- TIPS -
No element found
Add the first quote!

- TIPS -
No element found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o element found
Add the first note!

- TIPS -
No element found
Add the first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by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Book form
A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