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hrenheit 451
by Ray Bradbury
(*)(*)(*)(*)(*)(19,546)
A könyveket el kell pusztítani, mert ártalmas fegyverek: sosem lehet tudni, ki ellen fordul egy olvasott ember. Guy Montag a tűzőrségen dolgozik, hivatása a könyvégetés, a fellobbanó lángok mindig gyönyörűséggel töltik el. Életében a munka, a nyugtató tablettákhoz menekülő feleség, és három óriási t... More

All Reviews

60 + 1963 in other languages
Yu-tongYu-tong wrote a review
00
Spoiler Alert
導論 p.14
『當然哪!在我拒絕死亡的歲月裡,我寫,我寫,我寫,不管是日正當中,或是凌晨三點,如此才能體現我的存在。』
『同樣地,我讀,我讀,我讀,從你的作品開始讀起,如此才能體現我自己的存在。』
根植於生命的幻想,將永世不滅。


p.27
『你介意我問個問題嗎?你當消防員有多久了?』
『打從我二十歲起,十年前。』
『你有沒有讀過你燒燬的任何一本書?』
他呵呵笑。『那是違法的!』
『哦,當然。』
『這是個好工作。星期一燒米雷,(註:Edna St. Vincent Millay,1892-1950,美國女詩人、劇作家及演員。是第一位得到普立茲詩獎的女性作家。作品以提倡女性主義與政治上的兩性平權著稱)星期三燒惠特曼(Walt Whitman),星期五燒福克納(William Faulkner),把它們燒成灰燼,再把灰燼也燒了。這是我們官方的口號。』他倆又走了一段,女孩說:『據說,從前消防員是去滅火,而不是放火,這可是真的?』
『不對。屋子一直以來都是防火的,相信我的話。』
『奇怪。有次我聽說,古早以來屋子常意外失火,得求助消防員來滅火。』


p.37
我們的人口太多了,他心想。我們有幾億人,這個數字太大了,人人漠不相識。


p.84
『妳不在場,你不明白,』他說。『書本裡面一定有什麼,有我們想像不到的東西,才會使得一個女人情願與屋子俱焚。書本裡頭一定有什麼。人不會平白無故情願這麼做。』


p.85 『問題不僅是死了個女人,』孟泰格說。『昨晚我想到這十年來我燒過的那些煤油,還有那些書。我這才頭一回意識到每一本書背後都有一個人,一個構思出那些書的人,要把那些文句著書成文,得花上很長的時間,而我從來沒想過這一點。』他跨下床。
『人也許得花上一輩子來觀察世間和人生,寫出他的想法,可我一出現,轟,一切全沒了。』
『別煩我,』蜜莉說。『我什麼也沒做。』
『別煩妳!行啊,可我怎能不煩我自己?我們需要煩心。我們需要偶爾真正煩心一下。妳多久沒有真正煩心過了?為某件重要的事,真實的事?』


p.94
『⋯⋯人總是害怕不熟悉的事物。你想必還記得當年你們班上特別「聰明」的同學,背書、答問題多半由他包辦,其他同學就像一尊尊笨神像似的呆坐著,暗恨他。下了課,你們不是專找這個聰明同學碴兒,揍他,折磨他嗎?當然是,大家都得一模一樣才行。人人並不是生而平等,並不像憲法上說的那樣,人人是被造成平等的。人人都是彼此的鏡子;這樣才會皆大歡喜,因為這樣一來就沒有見高山而渺小的感覺,無從怯懦、無從評斷自我了。所以囉!隔壁人家有書,就等於有一把裝滿子彈的槍。燒了它。拿走彈藥,瓦解人的智慧。天知道誰會是滿腹經綸之人的目標?我?我一刻也不會容忍這種人。所以,等到房屋終於全部防火之後(你昨晚的推測是對的),全世界都不再需要消防員做他們原先的工作了。他們換了新的任務,保護我們的心靈平靜,免除我們對於劣等人的可理解而合理的恐懼。他們成了官方檢查員、法官和執行者。這就是你,孟泰格,也就是我。』


p.122
我老早就看出時勢所趨,但是我一聲未吭。當初沒有人肯聽那些「罪人」之言時,有些無辜者本來可以挺身疾呼,而我就是這些無辜者之一。但是我並沒有開口,因而我自己變成了罪人。等他們終於利用消防員建立了焚書的模式之後,我抱怨過幾次卻又停止了,因為,到那時,已經沒有人跟我一同抱怨或吶喊了。如今一切為時已晚。


p.122 『我也不知道。我們擁有使我們快樂的一切,可我們並不快樂。少了什麼東西。我還目四顧,而唯一確知少了的東西,是這十年間我所燒的書。所以我想書或許有助於解決問題。』


p.123
你看見的愈多,也就愈「有知識」。總之,這是我的定義。清晰的細節嶄新的細節。上等的作家經常觸探生命,中等資質的作家輕描淡寫它,等而下之的則是強暴它之後,任它招蚊惹蠅。
『現在你明白為什麼書遭人憎恨畏懼了吧?它們呈現出生命真相的毛孔。耽逸惡勞的人只要看蠟質的圓臉,沒有毛孔,沒有毛髮,沒有表情。我們生存的這個時代是花朵賴花朵維生,而不是靠豐沛的雨水和黑色的沃土生長。就算是煙火,儘管美麗,也來自土壤中的化學物。然而,不知怎的,我們卻以為自己可以靠花朵和煙火來成長,無需完成真實的輪迴。⋯⋯』


p.127
大多數人無法周遊各地,跟每個人交談,認識世上所有城市,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金錢或朋友。你要找的東西在世上,孟泰格,但是一般人只有從書上才可能瞧見九成九。別要求保證,也別指望藉任何人、事、機器或書庫來獲救。要自救才行,就算溺死,起碼也知道自己是游向岸邊。


p.221
『在基督誕生之前,有一種笨鳥名叫鳳凰,每隔幾百年牠就築起一堆柴火自焚。牠依定是人類的一等表親。但是每回牠自焚之後,又會從灰燼中跳出來,讓自己重生。看來我們也在做同樣的事,一遍又一遍,但是我們有一樣要命的本事,是鳳凰所沒有的。我們知道自己做過的蠢事。我們知道自己千年來做過的所有蠢事,而只要我們知道這一點,並且隨時把它擱在我們看得見的地方,總有一天我們會停止堆築柴薪,停止跳入火中。我們會偶然找到幾個記得每一個世代的人。』

Librofilia.itLibrofilia.it wrote a review
21
(*)(*)(*)(*)(*)
00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