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morra
by Roberto Saviano
(*)(*)(*)(*)(*)(14,940)

All Reviews

17 + 1941 in other languages
Yu-tongYu-tong wrote a review
00
Spoiler Alert
p.76 彈跡是所有殺手的夢魘,因為彈藥殘留除不掉,是最具殺傷力的證據。黑道並不打算掩藏行動、謀殺或地下投資,只求法院中的罪名不成立。他們是一家運作完美的公司,毫無瑕疵,幾乎沒有。

p.79 現在毒品是日常隨時會使用的東西,不光是為快感:加班後讓自己放鬆一下;對抗疲勞,有力氣做事;熬夜開卡車;在電腦前長時間工作;能埋頭苦幹,連續工作幾星期不休息。古柯鹼成了消除疲勞的口服液、減輕痛苦的麻醉劑,和快樂的替代品。毒品不再只是麻痺,而是力量的泉源。

p.83 他們很開心,慶幸天竺鼠不但一個也沒死,而且還很享受。毒品只要稀釋得好,銷售就能加倍,要是品質極高,很快就會在義大利供不應求,打得競爭對手落花流水。

p.91 柯西莫應該很清楚自己可能坐牢或喪命,不是被捕就是傾家蕩產。但他非選擇不可,要不就坐以待斃,被吃你奶水長大的內賊蠶食鯨吞,要不就挽救生意,起碼設法自保,因為經濟一垮就是等著收屍。

p.93 事情就是這樣,我們只能往前看。

p.112 只有真實發生的事情才能讓人做決定,但等事情發生了,你能做的也只是接受決定。

p.113 我們總以為人死前說的是他最終、最重要也最根本的想法,闡述此生值得一活的理由。其實不然。人死前除了恐懼,什麼也沒有。所有人、幾乎所有人,都重複一樣的句子。簡單、平凡、急迫的一句:「我不想死。」

p.114 死亡令人反感。
p.114 「不對,打在胸部痛多了,而且要十分鐘才會死。你的肺要先充滿血,而且子彈就像發燙的針在你身體裡又戳又絞。打在手臂或大腿上也很痛,但被射胸部就像被毒蛇咬到的傷口,痛得沒完沒了。打頭比較好,因為你不會尿尿或大便在褲子裡,也不用在地上扭來扭去半小時。」

p.122 美國殺手靠饒舌樂振奮精神,但在斯堪地格里亞諾,卻是聽著情歌在殺人的。

p.126 其實,正義與不義的意義都很單一,就像勝利或失敗,改變或忍耐。換句話說,侵犯你,對你不好就是不義,對你好就是正義。

p.128 堂主男孩,幫派的神風特攻隊。他們犧牲不為宗教,而是為了錢與權。他們不既任何代價,就為了捍衛唯一值得的生存方式。

p.130 見到那麼多血,你會開始撫摸自己,看自己是不是受傷了,以確認眼前流的不是你的血。你心裡會出現一陣恐慌,想搞清楚是不是自己受了傷卻沒有發覺。

p.183 「羅,最強的人不需要任何人。他當然需要知道事情,但也要讓別人害怕。要是嚇不了任何人,要是沒有人看到你會不安,那麼,你就還不算真的成功。」

p.184 「就像有人想當哲學家,有人要當醫生,你覺得誰對別人比較重要?」
「醫生!」
「很好,就是醫生。因為你可以決定別人的生命,決定要不要救他。能夠為惡,才有能力行善。但如果你是輸家,是蠢蛋,什麼也幹不了,你就只能做好事,但也只能當志工,撿人剩下的事情做。只有當你能夠為惡卻選擇行善,才是真正的善。」

p.230 每當有人死在工地,屢試不爽的處理手法就立刻上演:將死者帶走,偽裝成車禍。

p.293 在這塊土地上,能給你什麼的就是真相,讓你失去什麼的就是謊言。這樣一個地方,相信真相存在簡直不可思議。所以你身邊的人才會不自在,彷彿被抗拒生命法則的人用眼神扒光衣服,他們完全接受你所抗拒的法則。

p.314 而我們面對的是不是除了知道,就只有委屈妥協,視而不見,繼續安靜過日子。也許唯一能做的只有遺忘,不去看見。
CristinaCristina wrote a review
00
(*)(*)(*)(*)( )
NuvolaNuvola wrote a review
00
(*)(*)(*)(*)( )
Marcello TortorellaMarcello Tortorella wrote a review
00
Riccardo MarianiRiccardo Mariani wrote a review
00
EttoreEttore wrote a review
00
(*)(*)(*)(*)(*)
JubeiJubei wrote a review
00
(*)(*)(*)( )( )
MichaelaMichaela wrote a review
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