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ÓRIA DE UM ALEMÃO
by Sebastian Haffner
(*)(*)(*)(*)(*)(341)
O que conduziu a Alemanha ao nazismo? Um relato sobre a vida quotidiana na Alemanha durante a ascensão do nazismo.

All Quotations

No.17 roomNo.17 room added a quotation
00
凡是什麼都看不見的人,就會做出那種事來,因為他存心對一切都視而不見。本書也讓德國人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所處的心靈狀態變得一目了然,使旁人理解納粹之所以能夠竄升的原因,同時又不給人可供脫罪的藉口。
No.17 roomNo.17 room added a quotation
00
對那些不習慣於壓抑自己的動作和語言的人來說,如果壓力實在太大,遲早會有某個身體器官把心靈的痛苦承接過來,而導致疾病發生。
No.17 roomNo.17 room added a quotation
10
諸如此類的告別還算不上是最令人傷感的事情,因為那只是跟一些難以描述、不完全與私人有關的現象和事物說再見。儘管如此,它們曾經共同構成了一個時代的氛圍,而且我們絕不可看輕與之所告別所造成的影響:這足以使生命之中瀰漫著一片灰暗。現在籠罩整個國家的空氣──也就是充斥著公共領域內的氣氛──已經失去了芬芳與生趣,變的烏煙瘴氣和毒氣十足,教人混身上下都很不自在。......(中略)...。我們可以想辦法不去過問世事,還在屋內擺出鮮花,走在街上的時候就把耳朵和鼻子都堵起來。

這種做法頗具誘惑力,所以許多人都試著這麼做,我也不例外。可是我所做的嘗試從來就沒有成功過。窗戶已經再也無法關上,而且即使在最「私
... More
No.17 roomNo.17 room added a quotation
00
「告別」變成了一個無所不在的字眼,它來的非常徹底、激進,並且毫無例外。我曾經生活過的世界已經解體,彷彿理所當然似地,一天又一天消逝的不知去向。人們幾乎每天都可以確定,那個世界又多消失了一塊、又向下沉淪了一些。大家四下尋覓復尋覓,最後只能確定那個世界已經蹤跡全無,我從未經歷過如此奇特的演變過程。那就好像一個人踩在腳底下的土壤,正不斷被沖刷流失。但更佳的比喻或許是:我們呼吸的空氣,正很有規律地不斷被抽走。
No.17 roomNo.17 room added a quotation
00
歐洲歷史上出現過的恐怖形式計有兩種:一種是革命群眾沉醉於勝利之中,演成有如脫韁野馬般的嗜血濫殺行動。另一種則是國家機器勝券在握以後,所進行的冷酷無情、經過精心策畫的殘暴統治,藉此產生嚇阻作用及展示自己的威權。此二種形式的恐怖,通常分別位於革命和鎮壓這兩極之上。前者是革命式的恐怖,使用的藉口乃一時的激情與憤怒所演成的失控行動。後者則為鎮壓式的恐怖,將之前革命時期的暴行用作報復的藉口。
No.17 roomNo.17 room added a quotation
00
家父「私底下」是一位狂熱的文學鑑賞家及愛好者。......(中略)...。他不光是「擁有」那些書籍而已,還真正閱讀過。......(中略)...,對他來說都不僅僅是姓名而已〈以上只列出他最心愛的幾位作家〉。他們都是可以長時間在沉默之中進行對話的朋友。每當他遇見有人可以發出聲音,和他一起把這種對話繼續下去的時候,他更是興奮的無以復加。
No.17 roomNo.17 room added a quotation
00
假使那個傢伙當初發表他第一篇演說的時候,就被警衛人員一把抓住領子帶走,棄置於一個沒有人能夠再看見他的地方〈這本來就是他的最佳歸宿〉,那是絕對不會有人感覺奇怪的。可惜這樣的情形沒有發生,而該人反而一再變本加厲,變得更為瘋狂、更加醜惡。等到他一天比一天出名,變得令人難以視而不見的時候,效果便完全改觀:此時那個怪物產生了吸引力。這同時就是希特勒這個案例的神秘之處,他能夠讓對手異乎尋常地變的精神恍惚、受到麻醉,而且一直無法擺脫這個現象。這就好像受到傳說中「蛇怪的目光」控制一般,不再有能力看出該人即為陰曹地府的具體象徵。
No.17 roomNo.17 room added a quotation
00
布呂寧政府是一種新的施政方式之濫觴,它不但是習作品,更成為後來受到許多歐洲國家仿效的一種模式:為了抗拒獨裁,於是假借民主之名進行半獨裁的統治。
No.17 roomNo.17 room added a quotation
00
布呂寧的成就──他毫無疑問確實有過若干成就──皆遵循一個固定的模式,此即「手術獲得成功,病患已經死亡。」,否則就是「陣地固守下來,人員全部損失。」。
No.17 roomNo.17 room added a quotation
00
在人生的某個特定階段,也就是大約在二十歲的時候,愛情的經驗和所選擇的戀愛對象比其他任何時期更能夠決定一個人的命運和性格。人們在這個愛慕少艾的階段,所愛的其實並非某位特定的女性,而是對世界的整體觀點,也就是自己對生命的構想。我們還可以換個獎法表示如下:爲人所愛的其實是一種理想。一個變得有生命、有血有肉的理想。這是二十歲年輕人的特權──總使並非所有人都是如此。而他當時所愛的女性,日後即會幻化成為奇人生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