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灰姑娘
by 藍佩嘉
(*)(*)(*)(*)(*)(277)
離開菲律賓、剛到中正機場的Vanessa,一手拿著護照,一手緊緊抓著跟仲介公司買的外套,那是她們被仲介辨識的彩色標籤。待在陌生的機場內等著下一步安排時,有六個陌生的男人走近她,翻看她的護照,見名字不對便掉頭就走,一句話都沒說。被仲介公司領走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情。隨後,Vanessa被安排坐進不知開往何處的車,還睡在不知何地的車庫裡,就等著明天和素昧平生的雇主見面,開始為期三年的雇傭生活。

問Vanessa出國幫傭會不會擔心害怕?她回答:「我們不在乎契約內容,我們只想到錢,我們的薪水。我們只想著:『要勇敢,反正不管怎樣都要面對。』我們所有都不懂,我們有的只是膽子。」

一批批的外籍移工,就
... More

All Reviews

18 + 1 in other languages
TinaRayTinaRay wrote a review
25
(*)(*)(*)(*)(*)
女性移工赴海外工作....並不是推力(國內的貧窮)與拉力(國外的財富)作用下的必然結果。促使她們決定到海外工作的是種種錯綜複雜的因素.......然而,我們也不能把其單純視為人口販運的受害者、或是跨國人力仲介的商品。她們透過能動性(agency)的施展,以及意義的改寫,來對抗身處的結構限制。她們的海外旅程可以說是一場「穿越國界的賭博」....不僅為了賺取金錢報酬,她們也想到海外探索自主空間、逃脫家庭束縛,以及尋求一張全球現代性的門票。
真好,好久沒有這麼認真讀一本社會學的書,尤其議題又和女權/階級有關。總覺得時間又回到20年前....... (那個有為的左派青年到哪兒去了?)

既然是社會學的書,我想也從社會學的觀點提出幾個感想(咦?好像在考論文口試發表)

1.作者觀察的對象集中在北部會區,若單就東南亞幫傭來台灣的情形,個人認為北部和南部(或者說都會區/非都會區)相差頗大,依我個人在南部觀察到的經驗是,因為家庭中有勞動力的年輕人往北部發展,留在南部的老邁父母無人照顧,所以經常會出於『彌補』或真有照護長期重病者的需要,而為雙親聘請外籍幫傭,就目的而言,和作者書中大多為雙薪家庭照顧小孩或分擔家事,有蠻大的差異。

2.『東南亞幫傭』只是一個地域性的概擴名詞,其實私底下很多台灣雇主會將其分類,例如菲律賓籍和泰國籍太活潑、印尼籍較乖巧、但同為華人的越南籍則因為原本生活太落後,需要重新教導很多物品的使用等等。
GreenFireGreenFire wrote a review
0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