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ING
by 本多孝好
(*)(*)(*)(*)( )(106)

All Reviews

17 + 2 in other languages
Shin-Yi TasiShin-Yi Tasi wrote a review
01
(*)(*)(*)(*)( )
最近很迷伊坂幸太郎,看到伊坂FB有一條:「最喜歡的作家:本多孝好」而引起好奇心~
搜尋本多孝好(完全中《摩登時代》的故事內容阿= =)發現他喜歡村上春樹與村上龍,
剛好圖書館擺著他的《MISSING》短篇集,裡面包括處女作《沉睡之海》,就這樣讀起這本書。

雖是短篇,卻有一定的水準,可以期待一下其他作品。

《沉睡之海》─獲得十六回小說推理新人賞。怎麼看都不太像是推理小說ㄟ...囧。故事的起頭、原因、事件等等有相呼應,以新人來說,確實算是不錯的作品!

《祈燈》─又是一個不幸福的自虐狂。經歷過也看過許多帶著報復別人心態活著的黯淡時光,只能說讓自己變不幸福來復仇的方法最爛,這種方式別人不一定覺得痛苦,但自己一定會傷痕累累...

《禪證》─我在想死後有沒有必要設牌位?阿嬤去世後,我們誦經、拜拜...,然後看著來見阿嬤最後一面的人們,突然覺得或許辦後事並不是為了死人,而是為了還活著的人?!

《琉璃》─我想大概很多人都會羨慕Ruko吧?瘋狂地隨心所欲。不過也只是如此而已,我不認為羨慕的人會喜歡Ruko的生活,太不安定、太過自由...。

Ruko說:「只要做快樂的事就會被罵。真的沒騙你。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每個人看到別人做快樂的事,就會想生氣。所以,如果擔心被罵,就沒有任何快樂的事了。」p163

「不是這個意思。」Ruko回答。「不是無聊或有趣之類的問題,我想活得更有自主性。」「就是遵循自己的意志。自己決定自己做什麼。如果那裡很無聊,或是很辛苦,也只能忍耐克制。但如果是別人強迫的事,無論怎麼快樂,也會覺得很虛假。」p165


《他的棲身之處》─挺喜歡這篇的,雖然讀起來有點黑暗XD。(這個故事有那麼一點點村上春樹的味道。)

「如果要比喻,可以說是像水一樣的人。向外星人解釋啤酒和咖啡很簡單,但要說明水是什麼東西,就會很困難,不是嗎?無色透明、無味無臭,沸點是一百度,凝固點是零度,這些都是解釋水的性質,但並不是針對本質加以說明。」P.229

「我努力試圖忘記這種感情,我告訴自己,不能去想這些事。事實上,我也以為自己成功了。但是忘記並不等於消除。這種感情,在我腦海中的死角沉睡。而且,並不是沉睡而已。在沉睡的同時,還不斷成長。...」P.234

「為什麼要選擇這條路?你應該可以有很多選擇,何必選擇這種像化糞池一樣的職場?」
「當飢腸轆轆的小孩子站在餐廳外張望,你能責怪他嗎?」
「我沒有責怪。」「只是提出忠告。正因為在餐廳張望,才會覺得肚子餓。反正吃不到,還不如趁早離開。」
「對,這個道理我了解。雖然了解,卻還是離不開。我雖然對這個像狗屎般的環境充滿輕蔑和厭惡,但也同時深受吸引。」
P.239
KalaKuoKalaKuo wrote a review
00
(*)(*)(*)(*)(*)
Aura's LibraryAura's Library wrote a review
00
(*)(*)(*)(*)( )
保持低調保持低調 wrote a review
00
(*)(*)(*)(*)(*)
被歸類在推理,還得了推理小說新人獎。有推理的樂趣,也有人與人之間巧妙的互動,極推薦。
skysky wrote a review
00
(*)(*)(*)(*)(*)
ottohsuottohsu wrote a review
00
(*)(*)(*)(*)( )
hsuotto.blogspot.com/2007/01/blog-post_278.html

日本作家本多孝好的短篇小說集<Missing>,出版社介紹這位作家的風格叫作<純愛推理>。

  所謂<純愛>,不知在日文有無特別的意思?就我讀來,這種文章結構及文字節奏介乎侯文詠,張曼娟與村上春樹之間;故事輕薄短小,符合時代潮流,讀起來不累又能滿足幻想的敍事風格,或許就算<純愛>吧!

  自從有推理小說這種文類以來,不論是本格派或冷硬派,不論是神探當家或罪犯當道,亦不論作者設定的視角係出於偵探、犯罪者或被害人的觀點,推理小說總是帶給讀者有負擔的閱讀經驗,讀者在閱讀過程中免不了要思考,要猜測,要感受,然後再思考,再推測,再感受。這是閱讀推理小說的負擔,也是閱讀推理小說的樂趣所在。

  如果一部推理小說,帶給你的是無負擔的閱讀經驗呢?那麼,這算是新時代推理小說的特色,還是推理故事上的敗筆呢?

  本多孝好的短篇小說集<Missing>,每個短篇故事都具有主題明確,故事單純,文字討好等特質,讀起來順滑爽口;美中不足的就是單線發展的情節,就推理小說這種文類來說,會不會太不夠複雜一點?

  不過話說回來,推理小說本來也沒有固定的疆界,從著重推理趣味的本格派,到反應社會現實的冷硬派,如果再加入無閱讀負擔,可以帶點靈異,帶點愛情的純愛派,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好。

  更何況,如果你已經習慣,甚或己沈迷於近年來網路文學的風格,那麼本多孝好的文字一定很合你的脾味!即便你不是網路世代,本多孝好的文字仍然能夠讓你讀起來很舒服。閱讀的娛樂性是一定夠的,文學性則見人見智(這個年代,誰還在乎文學性?);對青少年族群當具有相當的吸引力!

  最後,我想詳述這本小說集中一篇名為<蟬證>的小說,因為剛讀完這篇小說時,確實讓我嚇了一跳,怎麼結局是這個樣子?

  小說的故事結構依然單純,一位待業青年到養老院探望祖母,養老院中有一位老太太因為被看似乖巧的孫女騙光了積蓄,竟爾自殺身亡;事情發生不久,又有一個看似不良少年的傢伙每天到養老院探望一位老先生;院友們擔心會不會又是一個不肖子孫向祖父要錢,於是乎這個待業青年就被一群老太婆委以重任,去查查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於是乎這個業餘到不行的臨時偵探,笨手笨腳的展開調查,卻發現那個看似不良少年的傢伙,是另一個彆腳偵探,受老先生之託每天跟蹤一位跛腳的少女。二個笨偵探被少女發現之後,才追查出原來老爺爺當年是一間學校的校車司機,有一次駕車發生車禍,造成學生受傷,雖然說老爺爺並沒有過失,也並不真的認識這個因車禍跛腳的女學生,多年來卻默默地一直資助著這個少女的家庭。
 
  當跛腳少女發現了這件事情,當然滿懷感激的到養老院探望並照顧老爺爺,以表達感謝之意。這個充當臨時偵探的待業青年也自以為做了一件好事,他認為老爺爺之所以叫那個彆腳偵探跟蹤跛腳女孩,無非就是希望在有生之年引起她的注意,可以在風燭殘年得到女孩子對他多年恩情的回報。

  然而,這個待業青年顯然是想錯了。他的祖母有點憤怒的教訓他:

「一個人孤零零的死,一點也不可怕。」祖母說:「但希望自己死後,活著的人,哪怕一年只有一次,一分鐘也好,一秒鐘也好,回憶起自己活著時候的事,真的是奢望嗎?如果兩腿一伸,一切就這麼結束了,不是太讓人傷心了嗎?」

  本多孝好在小說中提出一個觀點,他認為老人寧可孤伶伶地了度殘生,甚至做一些被騙,自殺等傻事,為的只是在死後受到一點點的懷念。那個自殺的老太太是如此,這個為善在生前不欲人知的老先生也是如此。

  看到這個結論,說實話教我吃了一驚,因為真的超出我閱讀時的預想,讓我印象頗為深刻,也著實讓我沈吟了一會兒。人到老了,真的會這麼想不開嗎?

  但隔了一些時候,我忽然想到,這樣的結論,會不會只是本多孝好自己的推測之詞?真實生活中的老人真的會這麼想嗎?容非無疑!(或者說,也許日本的老人異於常人,以致本多孝好有此觀察,也說不一定,關於這一點,倒是值得推理一番!)

  畢竟,純愛派的推理,不像是著重社會黑暗面寫實的冷硬派推理,真的可以讓讀者為之摒息。純愛派對於描寫年輕的幻想,青澀的勇氣,愛情的掙扎,以及青少年的怪異行為,比較有說服力,也是可讀之所在!至於人性的晦暗面,似乎就難以無負擔的純愛吧!

  寫到這裡,覺得自己果然不再純愛般的年輕了!

ClaudiaClaudia wrote a review
00
(*)(*)(*)(*)( )
  在本多孝好的小說裡,常出現「死亡」這個既嚴肅又離我們很近的議題。這些故事在字裡行間無不隱藏極其寧靜的氛圍,彷彿一不小心,就要掉進作者舖陳的悲傷裡;原以為是純愛小說,沒想到《MISSING》中幾乎所有故事若不是讀到最後,不會明白愛情的真相,更不會了解故事中主角們內心的轉折和痛苦。

  有了上次讀《深夜的五分前》的經驗,發現讀他的文字需要心靈上絕對安靜;於是,選了一張對味的輕CD,按下PLAY鍵,讓眼神輕吻他的文字。

  如書背所言,這是本極輕的透明感,並帶點推理成分的小說。比山本文緒再輕點,比小川洋子再重一點,近似柔羽的故事,正悄悄在城市裡蔓延,在每個人心底發酵。

  Ruko說:「只要做快樂的事就會被罵。真的沒騙你。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每個人看到別人做快樂的事,就會想生氣。所以,如果擔心被罵,就沒有任何快樂的事了。」──摘錄自本多孝好《MISSING》,(琉璃),P.163。

  Ruko隨心所欲地脫離常軌做自己想做的事,遠離社會規範,違背家人期望做所有大家不能認同的事。Ruko是個不接受社會化的女孩,而我們則是被社會化過久並習以為常,甚至用相同的手法去看待別人所做所為。例如:舊有的觀念是書一定要唸得多才好找工作、人一定要有錢有地位才不會被看輕……諸如此類的想法,束縛了我們的心和靈魂,更為我們的生活帶來莫大壓力。

  Ruko擺脫這些觀念的綑綁,卻換來家人、親戚敬而遠之,漸漸地,她選擇獨自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我在想:那些遠離她的,是否因為嫉妒無法和她一樣自由處事而罵她呢?當Ruko用她的方式逃離後,留下的訊息是否該就此塵封?

  (祈燈)裡的失去雙胞胎妹妹的美鄉,為什麼會假裝自己是車禍身亡的妹妹典子?

  簡短的五個故事代表五個截然不同的人生,相聚、拋下、分離的迴圈不斷重覆而生命太過匆匆,即使心上的傷痕結痂,痕跡依然存在。

  故事就要結束,音樂亦近尾聲;此刻正好是《深夜的五分前》,在心中的羽毛即將落下前,我用我的方式,《MISSING》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