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戮的艱難
by 張娟芬
(*)(*)(*)(*)(*)(268)
死刑是一種誘惑。
有正義感的人,
多少都曾經把死刑當作是一種實現正義的方式……

  我們心裡都有一把尺,衡量罪惡與正義。
  但是當我們執行了死刑,我們還能保住好人與壞人之間那一點點的差別嗎?

  始於法務部長王清峰下台,2010年死刑議題自此開始延燒,媒體與大眾輿論在殺與不殺之間擺盪。作者張娟芬親身採訪死刑犯,讓大眾看見死囚在罪刑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並於此書回溯沸沸揚揚的2010年,剖析台灣司法制度在執行死刑上尚存在的缺失與不健全,讓大家深思以暴制暴之下暗藏的問題。本書提供一個空間更寬廣的思考平台,讓社會大眾能以更多元的角度來衡量生命的重量。

  本書分為三部分,開闢這個議題更寬廣的思考路徑:

  第一部 思考
  死刑議題不是非黑即白。它牽涉到深層的價值選擇,也牽動深刻的情緒。第一部分的三篇文章,都有著迴旋往復的辯證,如同舞蹈一般......。從作者自己的對死刑議題的深刻思考,到與一位只想知道何謂愛的真諦的死刑犯,作者讓我們看到死刑議題最不為知的一面,讓死刑與廢死之間的思考空間舒展開來。

  第二部 行動
  2010年是關鍵的一年,法務部長因堅決不執行死刑而下台,國內死刑議題於是以前所未有的討論熱度浮上檯面:在這槍聲響起的時刻,作者不再有舞蹈一般的舒緩了,換上來的是與時間賽跑的急切......作者在一整年中,緊緊跟隨著一連串發燒的新聞議題的脈動與發展,寫出了一篇篇發人省思的文章。

  第三部 見證
  死刑令在下達之前,經過了哪些程序?是否每一個案子都真的被好好地對待?媒體是否有中立、如實地處理這些案件?司法制度與媒體,都是與民眾每日生活密不可分的角色,人民的生活受到司法制度的保障,一方面也受到媒體的觀點所影響。在對死刑思考的同時,作者也提供她的細膩觀察,把法律與媒體的現實呈現在我們面前。

  司法制度與媒體,都是與民眾每日生活密不可分的角色,人民的生活受到司法制度的保障,一方面也受到媒體的觀點所影響。影響一環扣著一環,作者細說了目前司法制度在執行死刑這件事上仍有的缺失,也透過豐富的資料蒐集,詳實剖析了媒體對死刑議題的觀點,讓社會大眾能看清媒體所建構出來的死刑輪廓,並對死刑的看法更加明確與清晰。

作者簡介

張娟芬

  丹麥阿胡斯大學與德國漢堡大學聯合授與新聞學碩士。參與社會運動多年,因為蘇建和案的因緣,關注司法改革等人權議題。

  作品曾獲中國時報十大好書、聯合報年度選書、台灣文學獎。現專職寫作,著有《姊妹戲牆》、《愛的自由式》、《無彩青春》、《走進泥巴國》等書。

名人推薦top

  張文貞(台大法律系副教授)
  張妙如(作家)
  張鐵志(政治與文化評論人、新新聞週刊副總編輯)
  錢建榮(桃園地院法官)
  顏厥安(台大法律系教授)
  蘇友辰(「蘇建和案」義務辯護律師)
  顧玉玲(社運工作者)
  顧立雄(民間司改會董事長、律師)

  聯合推薦

  「我們要讓殺人犯知道用殺來解決事情是錯的,但為什麼我們也用殺來解決他們?這本書值得你換另一個角度思考。」

—張 妙如(作家)

  「民主化二十多年,我們太需要重新理解人權、正義與罪惡到底是什麼,太需要認真反思『人』的意義。尤其在『殺戮的艱難』之外,在台灣還有『討論死刑的艱難』。還好,我們有娟芬一路堅定地用清晰的思考與動人的文字,跟我們說故事,講道理。」

—張鐵志(政治與文化評論人、新新聞週刊副總編輯)

All Reviews

6 + 29 in other languages
XANXAN wrote a review
00
(*)(*)(*)(*)(*)
ViiolareViiolare wrote a review
31
(*)(*)(*)(*)(*)
TaHsuan LoTaHsuan Lo wrote a review
03
(*)(*)(*)( )( )
對這本書常見的批判,一是輕描淡寫地帶過廢死聯盟論述不足或內部矛盾之處,二是讀完之後,仍沒有辦法選擇偏向死刑或廢死。我認為上述兩點批判的都沒錯,只是不到位。

身為廢死聯盟的一員,張娟芬的立場必然偏向廢死聯盟,正如同那些支持死刑的人,很難從既定立場跳脫出來一樣。即便這本書表面上看來是論述,但實際上仍是一個帶有意識形態的人所書寫出來的文章。我不認為在書寫這方面存在著所謂的客觀,誠然,我們可以盡量廣納許多人的主觀意見,並揉合成自己的新意見,但在死刑這個場域中,論述是二極化的,這要怎麼讓一端納入另一端的意見呢?

論述的發展通常依照著辯證法而行,死刑這件事也是,如果單依靠一本書,就能夠改變一個人的立場,那麼不是這個人不具備什麼批判能力,就是在空口說白話,或者像傅柯所說的「權力與知識相互結合」。《殺戮的艱難》這本書在為讀者建立一種新的價值觀所做的努力上,其實是失敗的。

那麼,這本書的價值何在?價值在於,這些站在反對角度的人,提醒了我們幾件事:死刑不該是恐懼的出口,也不該是憤怒的宣洩,此外,死刑也不一定有嚇阻的效果(當然,也不一定沒有),即便沒有死刑,那也不一定就會造成社會動盪。

當我讀完這本書後,我心裡自問:「那麼,現在呢?我對死刑的看法又是什麼?」我不知道,這是一個很難定論的問題。人類可以用法律殺人嗎?理性上來看,當然不行,但看到某些死刑犯時,那種希望他被判死的想法仍會浮現。有趣的是,張娟芬自己也提到了這一點:「在看到某些死刑犯時,我會不由自主地希望這個人去死」。

不過說回來,第二部的文章怎麼長的全都一樣…是要充版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