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論者雅克和他的主人
by 狄德羅
(*)(*)(*)(*)(*)(28)
雅克,出身卑微,性格坦率,機分固執,機智而不失幽默,卻常常口不擇言,反應憨直,有時又不免言行不一,語言粗魯,舉止放縱。而雅克的主人,不知其姓名,代表著十八世紀末的上層地主階級,但卻具有某些開放進步的思想。 

故事便從雅克和他的主人一段漫無目標的旅程開始,主僕兩人在途中不但對當時社會的流行議題,從小說藝術、宗教、階級到男女關係、道德倫理....不斷地加以省思和辯論,更敦述了許多各式各樣的故事。這些應接不暇的主題、層出不窮的插曲,乃至大量湧現的離題岔話,便交織成全書錯綜複雜的情節,也構成了閱讀本書時最大的樂趣。 

當代文壇大師米蘭.昆德拉在其《小說的藝術》一書中對本書推崇備至,譽為歐洲小說史的經典鉅著,而這本狄德羅的遲暮之作更可說是總結了他一生的體驗,對於重新認識這位啟蒙時代最偉大思想家,本書無疑是最好的開始。

關於作者

狄德羅 Denis Diderot 1713~1784,啟蒙運動三大領袖最傑出的一位。初為理神論者,但自發表《哲學斷想》到《盲人書簡》後,就否定了神,而在《自然解釋斷想》、《達蘭貝爾之夢》等著作中,變為唯物論者,開始批評腐敗的教會和專制政治。他不但是歐洲近代思想史上著名的《百科全書》的主編,更是主要撰稿人,寫了近千條專題。除了《修女》、《拉摩的侄子》、《宿命論雅克和他的主人》等小說外,他還有許多繪畫、戲劇方面的著作。

All Reviews

6
Amateur ReaderAmateur Reader wrote a review
00
(*)(*)(*)(*)(*)
Spoiler Alert
〈靈魂與蝴蝶〉
雅克:這不是見鬼嗎?從早到晚,他們一直在詛咒人生,卻又不能毅然決然地離開人世﹗這是不是表示?現在的生活,總的來講,並不是一件怎樣壞的東西,或是他們害怕來生會更壞?
主人:這兩個理由都有。既然提起了,雅克你倒說說看,你相不相信來生?」
雅克:我既不相信,也不不相信;我根本不去想。我是盡我可能的在享受這『生前贈與』的生活。
主人:我,我把自己當作一個蛹,我喜歡使自己相信,蝴蝶,或者說我的靈魂,總有一天會穿出殼,飛去受神的裁判。」

雅克和主人的對話,我總是百看不膩,信手拈來都是引人發想的質問或省視,主人說的蝴蝶譬喻,是從但丁神曲那裡摘來。這段對話,突出賓主交叉的趣味,相較於雅克的專注當下、及時享樂,主人的發言有時便落得近似宿命觀,雖然書名直指雅克才是那位宿命論者。
IphegenieIphegenie wrote a review
00
(*)(*)(*)(*)( )
Core KangCore Kang wrote a review
03
(*)(*)(*)(*)(*)
親愛的狄德羅
我來到一個通道,俗落的紅色鋪底,黑雜雜地,白漆牆上掀開一片玻璃窗,兒戲似的皇殿,與我隔著一個轉角。

我坐到天藍色的塑膠椅上,看著身後的裱裝地圖,海與地的細節,暗沉地在我的眼瞳裡甦發。良善的人在身旁跟著坐下,響起和弱的疑問,我給了他淘氣的神采作為聖禮,他越加隱藏了對我的明白,或者期盼多年的熟悉。

而我已經打開過那扇門。將之闔起並且等待的瞬間,聽聞了您轟隆的步伐,軋軋的沒有驚訝的,只記得,您走過來,門幾乎要掩飾我的驚喜與脆弱。

親愛的狄德羅,您將在這不端莊的半天房裡,喝上一杯冰酒,除了架高騰起的隔板外,我們能夠無止盡地落落卑微。結霜皺縮的葡萄,提拔知識的甜度,您的說法,類似機械的發想與降落,循因走在森林裡的軌道,我給自己終日的霜酒,您靜靜地品嘗,而我卻等待列車經過,轟隆的動盪像海裡來的蒸汽火車,嗚咽地沉默,抵站或許載送醺茫的半路旅客。

桌上種植的兩盆巴拉馬栗,我給了其中高直的一個名字,「如果我消失了,就是爬上傑克走了。」諸多講究,追奔著原始的混沌,短薄的慾望,我尚未告訴您,北川的陳堅數著數,「一,二,三,四......」六個小時的路程將軀體送回了原地,哭泣的嗓子,抑抑地折磨凍原的悲傷,「意識已經來到,所以要走。」我聽聞著,記憶的味道,將無助與堅定毯移至某個地方,然後住下,靈魂的旅行總是追著往昔的味道,那樣輕盈,以及勢必,一個落點的深刻,時常游離於時間與信念之外。

對於芒刺,您給予甚麼文類稱頌:如果這是上天注定,怎樣也是徒然;若是相反,仍是徒然。您如車掌般的神情,尚能訴說從哪裡來;往哪裡去,您也是不知道。那受凍的葡萄,壓榨了的甜分,就有多少悲傷。隔著冰酒的玻璃片,是最咫尺的遙遠距離。晶亮的酒液閃耀著,疏落地就像分子的排列,以奇蹟觀望著他,心底浮現的慾望,深愛的喜愛的薄愛的,請不必回應,您似鑽石的眨現,將要抹滅。

神情裡收容的光芒,溫暖著離去前的急促,那芒螫扎孤獨而生的慾望,對鑽石的無語,將彼此送歸原地。愛是如此,長久的微醺。

附註:採收後,第一次壓榨的原汁釀製的酒稱為冰酒,因為甜度高,酒精度也最高。而第二次壓榨的原汁釀的酒則特稱為「霜酒」,甜度及酒精度都稍低,但是一般還是稱此為冰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