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鼠之檻(上)
by 京極 夏彦
(*)(*)(*)(*)(*)(587)
是何種深仇大恨,讓高僧在死後化身為鼠?

我是滿懷恚怒,絕食而終的僧侶,
亡靈化為千千萬萬鐵牙石身之鼠,
我自願墮入魔道,誓言囓盡佛像經典。
我以妄執為檻,無形無影、無邊無際,
人心是我的禁臠,甚且……插翅難逃!

這世上沒有不可思議的事,
只存在可能存在之物,只發生可能發生之事。



中禪寺敦子為採訪古剎,偕同鳥口守彥進入箱根荒僻深山,不料他們下榻的旅館卻在雪地中憑空出現呈坐禪姿勢的僧人屍體。
京極堂受邀調查從土堆中挖掘出的書庫,孰料其中不但滿是禪學經典,更有「不能夠存在的東西」,他所指為何?
穿著盛裝和服在荒涼雪地漫遊的吟歌少女,十三年來不曾長大?向盲眼按摩師坦承自己殺人的和尚,卻又改口說殺的是牛,自己是老鼠!
年代、派別來歷及財源都不明的謎樣古剎明慧寺,
寺內僧人接二連三死於非命,甚而巨鼠成群流竄、四處啃咬,
向來氣定神閒的京極堂在此遭逢前所未有的難關……


鐵鼠
又稱「賴豪鼠」,是平安時代末期說書人熱愛的題材之一,據延慶本《平安物語》所言,白河天皇立關白藤原師實之女為后,人稱中宮賢子,兩人極其恩愛,因此希望能讓賢子產下皇子,天皇聽說三井寺賴豪阿闍梨法力靈驗,故命其代為祈願,並應允「事若有成,一切恩賜不難」。後賴豪阿闍梨盡心祈禱,拜此願力,敦文親王隨之出生,天皇大悅,詢問阿闍梨意欲何賞賜,賴豪阿闍梨答曰:「望得天皇敕許三井寺建立戒壇。」

天皇一時爽快應允,但是卻忽略了其時三井寺於比叡山側,天台宗延曆寺即在此處,聞得天皇特許三井寺建立象徵統率佛寺地位的戒壇,特別動用政治關係,向天皇進言,最終天皇覺得不可讓天台宗分裂,於是收回前令。

賴豪阿闍梨聞得此變化,怒道:「皇子乃我費心盡力祈願修驗得來,如今天皇負我,吾今將其帶至魔道去矣。」語畢,即不進粒米,終至絕食斃命。是時,天皇枕邊出現一白髮妖異僧侶,握持錫杖站立在床前,讓天皇大驚不已,令比叡山僧侶祈福攘禍,可惜敦文親王不到四歲便已死去。

據民間傳說,賴豪阿闍梨將自己關到密室中,不修鬚髮不剪指甲,一百天來不眠不休焚香詛咒,待得死去後,化為八萬四千隻巨鼠,有著鐵般的牙齒、石頭般的身體,一路往比叡山去,將佛像、經典盡數齧破。由於有著鐵般的牙齒,因此鳥山石燕在《畫圖百鬼夜行》中將其稱為「鐵鼠」。

All Reviews

34 + 6 in other languages
NadiaNadia wrote a review
00
(*)(*)(*)(*)(*)
Spoiler Alert
2008.12.15
…………網路書店大意………………
是何種深仇大恨,讓高僧在死後化身為鼠?
我是滿懷恚怒,絕食而終的僧侶,亡靈化為千千萬萬鐵牙石身之鼠,我自願墮入魔道,誓言囓盡佛像經典。我以妄執為檻,無形無影、無邊無際,人心是我的禁臠,甚且……插翅難逃!
大雪冰封明慧寺,寺裡僧侶接二連三被殺。離奇謎團、禪之辯證、妖怪傳說……
京極夏彥再次展現驚人功力,巧妙揉合心理與宗教,直指人心,破除一切執妄,並以恢宏筆力縱觀禪宗源流、發展及派別,帶領讀者一窺禪宗玄妙境界。
這世上沒有不可思議的事,只存在可能存在之物,只發生可能發生之事。
中禪寺敦子為採訪古剎,偕同鳥口守彥進入箱根荒僻深山,不料他們下榻的旅館卻在雪地中憑空出現呈坐禪姿勢的僧人屍體。
京極堂受邀調查從土堆中挖掘出的書庫,孰料其中不但滿是禪學經典,更有「不能夠存在的東西」,他所指為何?
穿著盛裝和服在荒涼雪地漫遊的吟歌少女,十三年來不曾長大?向盲眼按摩師坦承自己殺人的和尚,卻又改口說殺的是牛,自己是老鼠!
年代、派別來歷及財源都不明的謎樣古剎明慧寺,寺內僧人接二連三死於非命,甚而巨鼠成群流竄、四處啃咬,向來氣定神閒的京極堂在此遭逢前所未有的難關……
以陰陽師中禪寺秋彥為主角的「京極堂」系列,開創結合推理和妖怪傳說的獨特書寫新紀元。豐沛的妖怪知識、推理解謎的樂趣、鮮明的人物設定,構成了京極堂系列風靡全日本十數年至今不墜的超凡魅力。
與古代陰陽師不同的是,斬妖除魔的京極堂,除的是棲息在現代社會中人心幽暗處的妖魔。且看身兼解謎偵探和除魅陰陽師身份的京極堂,一一揭開七種妖怪的真面目……

鐵鼠
又稱「賴豪鼠」,是平安時代末期說書人熱愛的題材之一,據延慶本《平安物語》所言,白河天皇立關白藤原師實之女為后,人稱中宮賢子,兩人極其恩愛,因此希望能讓賢子產下皇子,天皇聽說三井寺賴豪阿闍梨法力靈驗,故命其代為祈願,並應允「事若有成,一切恩賜不難」。後賴豪阿闍梨盡心祈禱,拜此願力,敦文親王隨之出生,天皇大悅,詢問阿闍梨意欲何賞賜,賴豪阿闍梨答曰:「望得天皇敕許三井寺建立戒壇。」
天皇一時爽快應允,但是卻忽略了其時三井寺於比叡山側,天台宗延曆寺即在此處,聞得天皇特許三井寺建立象徵統率佛寺地位的戒壇,特別動用政治關係,向天皇進言,最終天皇覺得不可讓天台宗分裂,於是收回前令。
賴豪阿闍梨聞得此變化,怒道:「皇子乃我費心盡力祈願修驗得來,如今天皇負我,吾今將其帶至魔道去矣。」語畢,即不進粒米,終至絕食斃命。是時,天皇枕邊出現一白髮妖異僧侶,握持錫杖站立在床前,讓天皇大驚不已,令比叡山僧侶祈福攘禍,可惜敦文親王不到四歲便已死去。
據民間傳說,賴豪阿闍梨將自己關到密室中,不修鬚髮不剪指甲,一百天來不眠不休焚香詛咒,待得死去後,化為八萬四千隻巨鼠,有著鐵般的牙齒、石頭般的身體,一路往比叡山去,將佛像、經典盡數齧破。由於有著鐵般的牙齒,因此鳥山石燕在《畫圖百鬼夜行》中將其稱為「鐵鼠」。
…………………………無雷之心得分隔線……………………
這部厚達九百頁的鉅作呢……相當的暴走XD。
基本上,把京極島田化+糟糕化之後所能生產出來的東西,就是這部鐵鼠了吧!
這次的說教主題是關於禪宗與禪學,還真是…相當的脫離現實生活以致於不知所云哪~。某個層面來講,是相當平淡的專業性暴走。這本的推理成分又比其他幾集更淡了,所幸京極堂的禪宗炫學與案件本身的牽連並沒有大到看不懂說教就會不瞭解劇情的地步。雖說整本看完還是不知道兇手到底是想怎樣、動機是什麼(跟全部成為F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就算看不懂炫學、不瞭解動機,這本還是挺好看的,因為本集中的京極堂與伙伴們,都相當的可愛XD。特別是京極堂,這個老是一副有人死了的臭臉男人,在本集中出現各式各樣的表情與孩子氣的發言,讓人覺得「你是誰阿!?其實你不是京極堂,是其他人偽裝的吧!」雖然大爺沒有出場,但倒是有許多京極堂、榎木津與小關的互動關係,讓人看得一整個很開心阿XD。上集更是以京極堂與關口夫婦的旅行作為開頭,這也太過歡樂了吧!撇開讓人頭疼,根本是京極先生個人妄想暴走的那些雜七雜八幾乎要被我歸到廢言的那些說教,這是滿滿一本小關被大家欺負的故事XD。小關,M傾向大爆發!京極堂跟榎木津也就算了,連鳥口都欺負他,真是既可憐又沒立場,可是為什麼我還是看得那麼高興呢XD?
自high的部分就留待等會,先把比較正經的心得寫完。
總之,這本書的人物互動,如果是對京極堂系列有愛的人應該會相當的喜歡;但劇情部分,有一些讓我覺得不足的地方。所以考量到內容與上下兩集定價800元的昂貴價格,我只能說:雖然我很喜歡,但是不會買。這樣講好像不太像推喔?其實我還是超推的啦XD。很有趣的作品,只是有點暴走過頭,要重看實在累人,要是真的買了,貢起來的可能性還比較高。
………………………以下有雷的心得…………………
雖然這本整體而言相當歡樂,但也有一些我覺得不是那麼好的地方。
最大的問題在於,本書中超現實的部分太多了。京極堂系列雖然是以妖怪作為系列主軸,但基本上除了榎木津的陰陽眼外,幾乎都還是會給出符合書中邏輯的合理解釋。但在本集裡,仁秀老人與阿玲的身份都已經進入超現實地步了。當我看到真兇仁秀老人已經活了上百歲時,我腦中忍不住浮現出清涼院作品中的松尾芭蕉…喔~不~京極大神,不要逼我把你的名字跟清涼院這種垃圾寫在一起阿 <囧>。也就是說,今天你如果要以推理小說的名號出版,就不能太過跳脫現實或是書中一以貫之的邏輯。鐵鼠這本基本上已經走在邊緣,有點越界了,這點讓我覺得不太能夠接受。
說到島田化,一看到仙石樓外頭的大樹時我就跟眼兒說「出現了大樹呢~等一下搞不好上面會有屍體哦」,沒想到上面真的掉下了屍體 囧。結論是:要避免身邊到處出現屍體,看到可疑的大樹,就先把它砍倒再說XD。這段感覺還挺黑暗坡的。
再來就是明慧寺半隔絕的環境,還下著雪,在寺內的人一個一個死亡,有那麼點龍殺的味道。
真兇的身份,要猜不到可能比較難(不~這是京極,不是有栖川阿 <囧>),在一看到仁秀老人時就覺得「你!實在太可疑了!」,沒想到還真的就是仁秀。雖然殺人動機實在是徹底讓人無法理解,但這樣的身份還真是讓人一點也不意外阿。
在仙石樓與明慧寺兩邊跑來跑去的主角們,因為不時會變換往來的團隊成員,導致主線變得很複雜,時間又有交錯關係,不認真想很容易就會弄混。不過這部份倒不是很要緊,反正他們這些人與命案沒有直接關連。說起來,命案的手法也都很單純,跟不在場證明什麼的都沒太大關係。警察、偵探的用途都不大阿XD。榎木津只有在一開始出場解決庭園屍體之謎的時候很威,之後都不知道是來幹嘛的XD。
糟糕化的部分,僧侶們之間的愛恨情仇,相當的有意思XD。不過京極先生真的寫的非常隱晦呢~比起那些動不動就放閃光灑小花的偽推理真BL(大誤),京極先生隱晦到我甚至不太敢確定那段文字所欲表達的意思是不是真的如同我所想。我反而覺得這種文字讀起來比較有感覺,京極先生很有往這發面發展的空間XD(啥?)。
本集的京極堂又做了賺不到錢的白工,這麼說起來他每次進行陰陽師工作的時候好像都沒賺到錢阿~其實陰陽師的部分不是副業,是慈善事業吧!那個蓋在會讓人暈眩的眩暈坡上的舊書攤一副也沒認真經營的樣子,京極堂的錢都哪來的阿?其實中禪寺夫婦也過著貧困的生活?
不過京極堂說他是書店業者中出了名疼老婆的,在這集裡倒還真的看得出來。一要去出差,馬上就想到把千鶴子帶去,不像小關,講到旅行腦中居然只有京極堂和榎木津XD。
木場在這集裡完全沒有戲份呢!不過因為我對大爺沒什麼愛,所以無所謂XD。
久遠寺老人,說真的我已經不太記得他在姑獲鳥裡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了。到底他跟榎木津有什麼淵源,讓他這麼信任這個「偉大的偵探」阿XD?雖然久遠寺爸爸在姑獲鳥裡沒什麼戲份,不過這一部中可是大出風頭,還挺可愛的。以遭遇過姑獲鳥事件那麼悲慘的事的人來說,他恢復得可真快。而且居然這樣就輕易的原諒菅野了?讓人不禁懷疑:你真的很愛梗子與涼子這對姊妹嗎?
看到菅野博行這個名字的時候我並沒有立刻反應出來他就是姑獲鳥中的強姦犯。這種人渣最後居然大悟了,沒有為自己犯下的罪行付出任何代價就死了,這怎麼可以呢!!實在太便宜他了!

…………………………引用書中的句子與簡評………………

*京極先生描寫今川的眉毛時居然用了「蚰蜒」這種生物來比擬。蚰蜒這東西有這麼普遍到大家都知道牠是什麼嗎?如果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看到我可能會以為是毛毛蟲系的,其實不是,牠是蜈蚣的親戚,而且長得超級無敵噁心!因為真的是太噁心了,噁心到我不想去找牠的圖片貼上來。我無法想像一個人的眉毛可以長成那個樣子,如果真的像那樣,走在路上可能很多人看了會尖叫。

*「以軍人而言,那名長官十分優秀,在各種比賽中也總是無往不利。儘管如此,他做事情卻總是三分鐘熱度,對於既有的將棋也很快就厭倦了。他一玩膩,就會自行創造新的將棋規則。每當那種時候,部下就會被命令奉陪他玩,被當成實驗台,來試驗新規則的有效性。今川曾經被迫一起下『三人將棋』、『格數四倍將棋』,甚至是『王只能用王吃的將棋』等等,悉數落敗了。……(中略)不過打聽之下,今川才知道自己被迫參加的還算好的,其他好像還有簡直不像是存在於這個世上的恐怖規則。」
為什麼榎木津當的兵那麼閒?小關可是與大爺出生入死到整隊被殲滅阿XD。
原來榎木津是海軍,他哥哥是陸軍。不過我想就算榎木津是陸軍,以他的性格應該也還是會一樣的悠閒XD。
好像是不存在於這個世上的恐怖規則,到底是什麼規則XD?

*「……(前略)(關口)妻子有事去親戚家,似乎一早就出門了,待我發現時,已是孤身一人。
門『喀啦啦』打開。我以為是妻子回來了,但出乎意料之外,來人竟是中禪寺。
中禪寺——京極堂是我的學伴,以開舊書店為業。我總是頻繁的拜訪他的住處,反之則相當稀罕。」
小關家門都不鎖喔?不過從他可以自由進出京極堂家看來,這在當時說不定是常態?可是京極堂家是開舊書店的耶,小關家應該沒在做生意吧?這樣不怕遭小偷嗎?還是…京極堂有小關家的鑰匙?XD
學伴?他們居然也有學伴這種東西?幹嘛用的?聯誼嗎?XD 是說都已經出社會那麼多年了,居然還用學伴這種詞來稱呼京極堂?小關你好歹也是個作家耶,就沒有更貼切一點的形容詞了嗎?
相當沒勁又害羞內向的小關居然常造訪京極堂的住處阿?都去幹嘛呢?讓京極堂罵?果然是個M XD。

*「『那麼,要不要去旅行?』京極堂唐突的接著說。
(關口)『旅行?什麼叫旅行?』
『你還是一樣,笨蛋一個哪。所謂旅行,就是離開居住的土地,在其他地方停留一定的期間。都這麼大把年紀了,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嗎?』
……(中略)
『所以用簡單易懂的日語來說的話,就是我在邀請你一起到遠方去住個幾天。』京極堂說道,拿起蜜柑。
『聽起來很可疑……』我訝異地看著朋友的臉。『我不認為你會什麼陰謀都沒有地說出這種話來。你有什麼企圖?』
『你說話也真惡毒,』京極堂說。『學生時代,每當休假時,我們不都一起去窮人旅行嗎?你都忘了嗎?』
——要不要去旅行?
那時候,京極堂也是這麼邀約的。
然後我們一起四處遊歷。
『當然記得阿。那的確是很有意思,不過現在想想,我忍不住懷疑你那個時候其實心懷鬼胎,只是我沒有發現罷了。』
『你竟說這種忘恩負義的話。你以為既沒有計畫性也沒有企畫力,再加上沒有行動力,有的只有挑三撿四的性子和無底洞般的欲望的你和榎木津能夠像一般人一樣出去遊玩,都是拖誰的福?』」
咦咦?小關跟京極堂跟榎木津學生時代常一起去旅行嗎!?各種古寺參訪之旅XD?這三個人一起旅行感覺實在太有喜感了!而且還是「像一般人一樣出去遊玩」,到底是怎麼樣的旅行阿!像京極堂感覺這麼冷漠的傢伙,意外的很會照顧人嘛。為什麼會跟小關這種憂鬱症猴子便朋友呢?是因為他好欺負嗎XD?

*「(京極堂)『我壓根兒不打算和你這種臭男人像彌次喜多一樣哥倆好地去旅行。』
(關口)『那是怎樣,你要去約榎兄嗎?』
『你在胡說些什麼阿?我們又不是在聊什麼事件,怎麼會突然扯到偵探身上?』
『會突然嗎?』
『而且榎木津現在感冒臥病在床,他年底在逗子海岸瘋過頭了。話說回來,關口,我想你八成是沒完沒了地回想起學生時代,沈浸在無謂的感傷裡,不過這可不是學生結伴出門遊玩。你是不是忘掉最重要的人了?』
『最重要的人?』
『我說阿,你打算扔下雪繪夫人,自己去旅行嗎?我怎麼可能那麼殘忍無情,只邀你一個人去呢?』
『阿。』
雪繪是內子的名字。就像京極堂說的,我滿腦子淨想著過去的事,雖然只有短短一瞬間,但我竟把妻子給忘了。」
小關你真是太糟糕了XD!雪繪這種知性美人嫁給小關還真是浪費。
因為在海邊玩過頭而感冒的榎木津…是笨蛋嗎?XD
本集終於乖乖按照原著翻成榎兄了。太好了!眼兒總是吶喊「不能接受對關口與榎木津用一樣的稱呼阿~」。附帶一提,跟狂骨的慘不忍睹相比,這一本的翻譯相當正常。雖然有一些小小的地方讓人覺得不是很順,但大致上無礙閱讀。有鑑於翻譯那些禪學歷史實在是太艱困了,其他部分錯誤稍微多一點我也可以原諒(笑)。至於禪學歷史部分,因為我看不懂,實在無法評論翻得好不好,不過我想應該不是太差。可喜可賀,希望獨步之後至少要維持這樣的翻譯水準阿~。

*「(關口)『我明白了。你想邀的不是我,而是雪繪對吧?我只不過是生魚片旁邊的葉子罷了。』
換言之,京極堂是來邀他老婆的朋友——也就是我的妻子。但是又不能只邀請雪繪一人,所以不得已順道試探我的意思罷了
『說穿了我只是次要的吧。』
『何必鬧彆扭呢?這又不是什麼壞事。千鶴子也說如果跟雪繪夫人一起的話就去,而且箱根也有許多可以遊覽的地方。只要雪繪夫人願意,你也……』
『原來如此,我總算明白了。我可要聲明,我聽了那麼久才瞭解,並不是因為我的理解力差,都是你說的那麼複雜。總之是怎樣?你這是在提議要稍微報答一下不幸嫁給了怪老公的妻子們嗎?』
『差不多。』」
小關幹嘛因為京極堂不是邀你而鬧彆扭阿?不過不愧是京極堂,三兩下就收服了這片生魚片旁的葉子XD。
明明理解力就很差,還硬是要強調自己理解力不差的小關,真是可愛XD。
雖然同樣是怪老公,但我總覺得雪繪比千鶴子更加倒楣阿~京極堂至少還滿威的,小關真的是從頭到尾都很沒立場XD。

*「(雪繪)你在說些什麼阿?真是失禮。要是我的個性不果斷,怎麼會嫁給阿巽這種人呢?」
對,我想大家應該也都很好奇雪繪怎麼會嫁給小關這種沒用的男人。光是「個性果斷」這樣還是無法解釋吧?
原來雪繪是叫小關阿巽,日文是Tatsu san。如果按照Eno san=榎兄的邏輯看來,Tatsu san應該翻成巽兄才對XD。至於榎木津對小關的稱呼,雖然說叫「小關」感覺很可愛,不過正確來講,應該是「關君」才對。

*「(關口)不管怎麼說,旅行是很有趣的。
不過,只有京極堂一個人一如既往,頂著一張東京徹底毀滅般的臭臉。」
果然!進化了!!XD
家裡有人死了→死了父母→全村的人都死光→東京徹底毀滅。
下一步會是什麼呢?還有四部呢!地球上的生命真的夠死嗎?XD

*「(雪繪)『有一次你不是看著狗搖尾巴,然後人就覺得不舒服了嗎?』
(關口)『這種事你何必記得?那是因為我在凝視。狗尾巴是一種催眠兵器呢,可以混淆敵人的視聽。』
(京極堂)『我不曉得狗竟然有那麼厲害的武器呢。那豈不是像果心居士一樣嗎?關口要是跟狗鬥,一定會輸的。這麼說來,記得有一次……對,是你在我家跟貓玩的時候。你拿逗貓棒轉圈逗貓玩,結果是你暈了呢。這樣阿,就算跟貓鬥,還是你輸吧。』」
小關…實在是太沒用了。身為一隻猴子,居然還輸給貓跟狗XD。
原來小關也會跟京極堂家的貓玩阿?阿,因為有跟貓咪玩才會知道京極堂家的貓一點都不親人吧!動畫裡榎木津經常在跟京極堂的貓咪玩,原作裡我倒是不記得有這樣的場景。

*「(關口)我似乎頗擅長給人揉肩,從學生時代起,就老是在幫別人按摩。
像學長榎木津,幾乎每天晚上都命令我在宿舍幫他揉肩。有一段時期我甚至獲頒『猴子按摩』這樣一個屈辱的綽號,因為榎木津說我的外貌酷似猴子。那是榎木津在過去賜予我的無數過份的綽號中,最令我沮喪的一個。」
原來這幾個人都住宿喔?而且還每天晚上揉肩…是住在一起嗎?結果猴子這個綽號還跟小關跟了這麼久,其實也沒什麼不好嘛,這麼具體的描述讓小關的形象很好想像,而且猴子挺可愛的阿XD。

*「京極堂極度厭惡心靈科學與超能力。
然而他似乎承認妖怪幽靈迷信咒術之類,也敬愛宗教與科學。」
嗯,我跟小關一樣,搞不懂京極堂的標準在哪裡。

*「(京極堂)妖魔鬼怪——怪異這玩意兒, 開始就是為了去理解無法理解的事物而產生的說明體系阿。說起來,它的功能就和科學一樣。而這樣的怪異,卻要拿科學去加以考察,豈不是荒謬絕倫嗎?拿說明機能去說明其他的說明機能,這根本是愚蠢而且不知趣。等於是把醬油澆在鹽巴上吃嘛。」
真是奇妙的道理。還是很難理解XD。

*「(京極堂)關口,就算你想要埋沒於眾多的愚人之中,好使自己的無知不那麼醒目,也是沒有用的。」
京極堂真的很愛欺負小關耶!被這樣鄙視的小關也不過是不知道賴豪而已嘛XD。話說我覺得賴豪的故事,有種好像在哪裡聽過的感覺。到底是真的聽過還是是我的錯覺呢?

*「(鳥口)老師的話,只要您來就綽綽有餘了。只要老師在場,榎木津先生就會絞盡腦汁去欺負您,沒有閒工夫去管其他事了。」
鳥口你錯了,榎木津才不需要絞盡腦汁去欺負小關呢。欺負小關對榎木津來說根本像呼吸一樣自然XD。
是說連鳥口也這樣欺負小關,小關好歹也是個作家呢!居然連編輯都贏不了XD。

*這次出場的榎木津是「古色古香的禦寒服,宛如要前往攻略二0三高地的士兵裝扮。」唔…那是什麼樣的打扮阿?

*「(小關評榎木津)五官宛如西洋陶瓷人偶般精緻,肌膚與頭髮顏色素淺淡(多打了字吧?),眼睛碩大,瞳仁則是褐色的。
如果他就這麼默不作聲,一定是個任誰都會看得著迷的所謂美男子。然而這個人卻沒有一時半刻肯閉上嘴巴。不僅如此,他還極盡瘋癲之能事,幾乎將所有的常識都破壞得體無完膚。」
你看看你看看,這段描述中有任何一個特點可以聯想到阿部寬嗎?京極先生可是只說了「美男子」而不是「髮線後退的怪異大叔」阿!映畫化劇組眼殘還是腦殘阿?

*「(鳥口)『話說回來,剛才的敦子小姐實在帥極了。真是大快人心。和她相比之下,我就遜斃了。』
聽到鳥口的話,躁動不安地看著門框及雕花橫楣的榎木津不知為何一本正經地說了:『沒錯。小鳥的『掉法』真是遜斃了。那要是小關的話,一定會更害怕地掙扎個老半天,發出『咿呀呀』的悅耳悲鳴掉下來。小關,等一下你得好好指導小鳥正確的『掉法』和正確的『害怕模樣』阿!』」
榎木津是S XD!雖然覺得小關有一點點可憐,不過反正小關是M,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說不定兩個人都挺高興的XD。

*懷石原本指的是禪僧在修行食用來暖腹,忍耐飢餓所使用的『溫石』,和溫石一樣用來稍微解餓的料理就稱為懷石料理,原先是指茶會飲茶前享用的簡單料理。但隨著時代變遷,懷石料理逐漸演並成豪華的高級宴會料理。
原來是這樣阿~難怪懷石料理的份量都只有一小小口,完全沒有填飽肚子的功效。

*「(榎木津)全知全能的我才沒有什麼奇怪的能力,我有的只有多到不能再多的才能。」
榎木津到底對自己的奇怪能力有沒有自覺阿?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鳥口)『這麼說來,榎木津大將怎麼了?』
(京極堂)『倒了。』
『倒了?』
『晚飯之後,他挺身而出說要驅除老鼠,意氣風發地爬上天花板裡面,結果那裡有灶馬的屍體。鳥口可能不知道,榎木津最討厭乾燥的糕點和灶馬了。結果他當場覺得不舒服,昏倒了。偵探什麼的也不必幹了。』」
XD榎木津也太沒用了吧!看到灶馬居然昏倒了,你是看到老鼠的哆拉A夢嗎!?京極先生這個有如ACG般的設定到底是想幹嘛啦XD。
灶馬究竟是怎麼樣的昆蟲呢?可以讓榎木津大將一看就昏倒。乾燥的糕點…我不覺得最中算是乾燥的糕點阿?說起來餅乾可能比較像吧?

*「(關口)『榎兄,你昨天不是已經接受久遠寺醫生的委託了嗎?那就得工作阿
昨天的話還好,但今天你已經進不去明慧寺囉。』
(榎木津)『為什麼?』
『因為明慧寺變成了命案現場了阿,才不會放榎兄這種不莊重的人進去呢。』
『我哪裡不莊重了?』
『明、明明就很不莊重阿,說是大不敬也行。這家仙石樓也算是發現屍體的現場耶,不管怎麼說,有人在這裡過世,你的態度應該要在矜重一些才對吧?而且你還是個偵探哩!』
『哈!』榎木津對我投以不屑的眼神。『那是怎樣?只要一臉凝重,不苟言笑,死人就會復活,兇手就會悔改自首嗎?不談論沈重深遠的主題,就沒資格登上殺人事件的舞台劇嗎?噢!多麼大時代的想法阿!說起來,這裡頭有那個人是為死了的和尚感到悲傷的?要是有死掉的和尚的親兄弟還是戀人在附近,我以會吐個幾句悼文的!噢,請節哀順變呀……真蠢阿,小關。要是你喜歡哭哭啼啼的,要我哭給你看也行。要生氣要哭泣是我們活人的自由,跟死掉的人毫無關係嘛。而且未必笑就代表對往生者不敬唷呦。真正的敬意,才不是老掉牙的眼淚!而且我也知道和尚很偉大。光是剃光頭髮,每天念經,就已經夠偉大的了。我很尊敬。』
『你扯到哪裡去了?我們不是在談這個啦?我是在說像榎兄這樣的人,現在已經沒法子進入現場了。』
『不必擔心!我是偵探,所以沒問題!小關,你也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個世界被選為偵探這個角色吧?』
『那種事我才不知道哩。』
『哈!因為所謂偵探就是神明啊!』」
榎木津…實在太酷了XD。我很認同那段關於往生者的言論,講得出這種話的,不愧是神阿!(那這樣我也來當偵探好了?)

*「(榎木津)那個孩子是個妖怪,那個和尚空空如也,簡直是個人偶。」
這部分到最後還是沒有說明。埋了伏筆又不交代清楚,京極先生,太沒誠意了啦!
榎木津因為只顧著看阿玲而沒看到仁秀老人,如果看到了真的還是會說「沒有兇手」嗎?這我倒滿存疑的。

*在見到被毆打的英生時,榎木津只是說了『可是這個人不是被板子打的』,久遠寺馬上就說『什麼?喂,過來,讓我瞧瞧。』,之後的反應:
「久遠寺老人身出手去,英生立刻用力縮回自己的手,說:『不、不必了。』
很羞澀的動作。
『不必客氣,我是醫生。』
『您是……醫生嗎?』
『是阿。你討厭醫生嗎?哦,我並沒有男色的興趣,所以放心吧。我並不是想要握你的手。』」
為什麼久遠寺馬上就知道是手受傷呢?榎木津並沒有說是哪裡受傷阿。而且一般看到對方羞澀的縮回手立刻就會聯想到男色興趣嗎?通常不是會覺得那是不好意思給人添麻煩之類的嗎?久遠寺老人的領悟力也太高了吧?

*「英生是中島祐賢的行者。
今川正想這麼說,卻注意到英生正以有些濕潤的瞳眸注視著自己……
不,英生頸脖一帶那白皙粉嫩的肌膚纏繞附著似的烙印在視網膜裡……
今川吞回了要說的話。
(中略)
榎木津說道,慵懶地重新轉向英生那裡。接著他瞥了一眼今川說:『你很噁心呦,大骨湯。』
雖然不知道榎木津是什麼意思,但今川覺得被說中了痛處,難得的臉紅了。不過這也有可能單純地是在批評今川的外表。
『喏,就連那個生著一張怪臉的人也有羞恥心這玩意兒,所以你這種分不清是少年還是青年的小和尚會感到害羞的心情我也可以理解,不過不可以逞強。』」
這段的文字,真是太隱晦了。京極先生所要表達的意思是像我想的那樣嗎?如果是的話感覺實在不太合邏輯阿~。
是說榎木津對英生還真是溫柔,對小說家卻完全展露S本性,果然是因為小關有誘發他人S的潛能?XD

*「(京極堂)關口,你這樣也算是理科最高學府畢業的人嗎?」
是喔?小關學歷那麼高阿?理科最高學府,是哪呢?東京帝大?
那個年代的大學生應該相當稀有才是,更何況還是最高學府。可是小關還是相當沒用哪~。

*「眾道之契:眾道也稱若道,指日本的男色風習。劇傳在佛就傳入日本後,起始於禁止女色的僧院。其後寵愛男童的風氣不輟,直至明治時期西洋基督教思想大量傳入日本後,眾道才被視為罪惡,日漸衰微。」
原來一切糟糕的始祖就是僧侶們阿XD!

*「鳥口一直以為是祐賢對英生出手,而英生包庇師傅那不檢點的行為,但事實似乎並非如此。圍繞著中年僧侶的三角關係,讓他有些吃不消。」
鳥口這樣講很過份喔!什麼中年僧侶,英生跟托雄才18歲和22歲而已呢!還勉強可以歸類在少年的邊緣阿XD。

*按悟道而殺害的順序:
一、小坂了稔。三天後棄屍在仙石樓樹上,翌日滑落。
二、大西泰全。屍體被倒插在廁所。
三、菅野博行。遺體旁放了大麻。
四、中島祐賢。廣場外頭擺了旗杆。
像小坂了稔這種瘋子偏執狂居然是第一個大悟的人阿~有沒有這麼沒道理的事?…還真的有,菅野被榎木津大放厥詞之後居然大悟了,什麼跟什麼 囧。
我覺得榎木津每次想教訓人的時候都有一種因為太跳躍邏輯而無法好好把想法表達出來而導致氣急敗壞的感覺,他跟說教癖這種病基本上還是有點距離的。

*「(榎木津)『你這個笨書商!要去嗎?』
(京極堂)『要去阿。』
……(中略)
『我想只有京極堂一個人負擔太重了,所以特地在這裡等,要感激我呀。』
京極堂與榎木津錯身而過時,頭也不回地說:『謝謝你的關心,我都快感激涕零了。』」
笨書商XD。敢這麼稱呼京極堂的大概也只有榎木津了。
榎木津對京極堂也滿體貼的嘛!還怕他負擔太重,特地留下來搗亂XD。不過跟小關比榎木津真的是有用多了。起碼在寺院失火,小關昏倒的時候,還能夠把小關背下山。這個只會瘋瘋癲癲搞破壞的傢伙,哪來那麼多體力阿?莫非他跟御手洗一樣都是趁大家看不到的時候偷偷在家練跑馬拉松與仰臥起坐、伏地挺身的人?XD

*京極堂家的貓叫石榴,很可愛的名字,但那隻貓應該不是紅色的吧?感覺一點都不像京極堂會取的名字。千鶴子取的?可是按千鶴子的說法,最疼貓咪的可是京極堂呢!

*「(關口)『我第一次聽說呢,這事有名嗎?』
『我覺得很有名啊。』京極堂納悶地說。『相同的事《愚管抄》卷之四也
有,當然《源平盛衰記》裡也有記載。(後略)……』」
京極堂…難道你以為你的「有名」跟正常人類心中所謂的「有名」是一樣的嗎?XD

*「(榎木津)我的命令是無限期有效的,因為我不是以長官的身分命令部下,而是以神的身分在命令下僕。」
那這樣應該已經有很多人遭到天譴了(笑)。

………………………小小總結分隔線…………………
整體而言,這本歡樂的地方不少。劇情架構上,看似跟推理小說還滿接近的,但實際上並沒有進行什麼推理,雖說京極堂系列一向如此,但這集因為超現實與禪學暴走份量太多,雖不至於到要扣分的境界,但比較不是我的菜。相較而言,島田化+糟糕化反而是有加分(笑)。是說這集的故事進行模式跟狂骨好像有點類似,也都莫名其妙扯進了榎木津當兵時代的友人。如果劇情重複性太高就沒意思了,希望下一本可以改走不同風格。
對這本的批評好像比較多喔?其實它是滿好看的啦!最大的缺點就是:太厚。還有,一大堆的僧侶與警察,還真的需要花一點心思去記。
京極堂與快樂的伙伴們的形象,在這本中變得更加具體,好像跟前幾本的印象有一點不一樣呢!
京極堂系列,我實在很難在心中將他們做出排名阿~後果就是…雖然我很喜歡,但卻一本也沒有買XD(其實有啦…不過是買日文版的拿來貢在書架上用)。
據說明年還要出兩本,該灑花好還是該發抖才好呢(笑)?
在狹縫間在狹縫間 wrote a review
00
(*)(*)(*)(*)( )
kimkim wrote a review
00
(*)(*)(*)(*)( )
bestuishbestuish wrote a review
00
(*)(*)(*)(*)(*)
蚊 wrote a review
01
(*)(*)(*)(*)( )
勘誤表 anobii.com/removed-link

歷經上一本痛苦的京極堂之後再讀這本
不禁要頻頻翻到版權頁確認作者到底是不是京極夏彥
他怎麼會突然改用白話文啊!!
讀到一半的時候心中不斷有小花綻放~~
就連應該很讓人頭痛的佛教流宗等問題
也都讓我覺得很能吸收
比大學的哲學史教授講得好一百倍
教授自己教不好還把我死當!!(離題...)

不過笨笨的關口這次比讀者還慢理解啊 XD
我看到以下這段話時真的爆出笑聲
這本實在太歡樂了:

上冊278頁:祐賢和尚在講明慧寺沒有流派法脈的原因:

「越聽越像詭辯。其實或許並非如此,我陷入一片混亂。我以為與京極堂長久交往下來,已經非常習慣難解的用語和說法了,但是祐賢卻欠缺一種京極堂獨特的惡魔般的親切。朋友的論調雖然艱澀,卻會在不知不覺間鑽進心房裡,在不知不覺間懷柔對方;反觀祐賢,他的口氣卻是充滿了一種聽不懂就揍死你的剛毅。兩者的差異或許接近夜襲與正面交鋒的不同。正面交鋒雖然堂堂正正,事實上夜襲的成功率卻比較高。」

人家祐賢和尚哪有這麼暴力啦
都是關口你自己有被害妄想症 XD
我覺得還是祐賢講得比京極堂好耶
等京極堂登場後我又開始看不太懂了 XD

然後這本裡面的警察角色也很妙
該說是無頭蒼蠅還是熱鍋上的螞蟻呢...
總之連警察都在那裡糾結
還以為最後木場總會登場
沒想到這集他缺席了呢

京極堂和關口的妻子這本竟然戲份變多了
不過依然很明顯只是過場人物
重點展開後兩人就消失了,完全不在乎老公都在外面鬼混 囧

話說今川這個角色還滿有趣的
只是一定要跟主角扯上關係嗎...
再看到榎木津的昔日部下登場我就要翻桌了!
就等見面時互相自我介紹一下認識也可以啊~~
Amadeus N. SadeAmadeus N. Sade wrote a review
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