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二號館
by 吳寬墩
(*)(*)(*)(*)( )(5)

Renaissance's Review

RenaissanceRenaissance wrote a review
00
(*)(*)(*)(*)(*)
永遠的二號館
一個離開台大醫院陪病的晚上,買了這本書。從統聯回家的車上,就讀了一半。(而且是在通往車內廁所樓梯的小燈下)

那天,是我面對生涯轉變掙扎的夜晚,書中謝博生教授一句:「......這時國家是需要一位腎臟科醫師、一位在實驗室座研究的人?還是全新投入醫學教育改革的人?」痛快地化解了我內心糾結不清的情緒與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