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伽草紙
by 太宰 治
(*)(*)(*)(*)(*)(250)
!!太宰治翻案作品最高傑作!!

他,一筆入魂
以牢騷系無賴童話,單挑百無聊賴的世界!

太宰治:「不論是〈肉瘤公公〉故事裡的兩位老人還是〈浦島先生〉,以及〈喀嗤喀嗤山〉裡的貍貓,這些絕對都不是日本第一的角色。只有桃太郎是日本第一,所以我就不寫〈桃太郎〉。所以,如果這本《御伽草紙》在你眼裡有出現任何日本第一的角色,可能是你眼睛有問題,所以看錯了。這樣懂了嗎?」

﹡經典童話角色最幽(ㄖㄣˊ)默(ㄐㄧㄢ)逗(ㄕ)趣(ㄍㄜˊ)的演出!
﹡特別收錄改寫自《聊齋誌異》的精彩故事:〈竹青〉、〈清貧譚〉
﹡尖酸又良善、新潮又古意、美麗又頹圮!一本令人怦然心動的古怪故事集。

「御伽」是大人說給小孩聽的故事,「草紙」則是屬於較通俗、娛樂性的書,這本《御伽草紙》不僅是太宰治的無賴故事書,也是他一筆入魂的傑作,就連一向對太宰治懷抱著敵意的名作家三島由紀夫,也無法否定這本書的文學價值。至於直木賞名作家杉森久英,讀過《御伽草紙》之後,也不禁感嘆他只抓住太宰治的一個創作面相,並為自己的無知感到羞愧。

「很久很久以前,故事是這麼說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遭受空襲,漫天彈雨之中,太宰治帶著孩子躲進幽暗的防空洞避難。擔心孩子們恐懼受怕,太宰治拿起民間故事繪本,以獨特的碎念牢騷語氣,一頁一頁地看圖說故事。就這樣,大家耳熟能詳的〈浦島太郎〉、〈肉瘤公公〉、〈狸貓與兔子〉以及〈舌切雀〉等日本經典童話故事,在無賴派大師的詮釋下,所有的角色都增添了一層囉唆煩人、惹人發笑的幽默色彩,也更加真實。

看著活靈活現的動物與人類角色輪番上演人生悲喜,讀者總在歡笑之餘,感受到一股純粹哀傷的耽溺之美。原本單純、簡單的童話,因此添滿了現實人性與命運的無奈。在這樣動盪不安的時空背景下,封閉的防空洞裡,太宰治彷彿抒發著一種姑且當作自我放逐、並對苦楚一笑置之的感嘆。

「人的一生,就是在愛恨中痛苦掙扎,沒有人可以遁逃,只能努力忍耐。」

本書加收兩篇改寫自《聊齋誌異》的作品〈竹青〉、〈清貧譚〉,也是太宰治以機智卻恣意妄為的筆調,讓中國的鄉野奇談,成為他刻劃人性荒謬一面的載體。

那麼,請快點打開《御伽草紙》,感受太宰治說故事的魔力吧!

作者簡介

太宰治(1909-1948)

本名津島修治,生於青森縣北津輕郡金木村(現五所川原市)。為日本無賴派文學大師,其1935年的作品《逆行》曾列為第一屆芥川賞的候選作品,《富嶽百景》及《斜陽》等也是日本家喻戶曉的作品。在他三十九歲的生命裡,始終走不出情愛糾葛及憂鬱、死亡的陰影,多次自殺未遂,發表作品《人間失格》,並於其中表達「生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想法後,不久便與女讀者於東京三鷹玉川上水投河自盡,遺體於一週後的生日當天被發現,為其戲劇性的一生劃上句點。
除了無賴派的作品之外,太宰治的「翻案作品」系列亦十分精彩,例如已有中譯本之《跑吧!美樂斯》,內容生動、幽默,富含精彩的思辨與社會觀察,深受當代批評家喜愛。一般公認《御伽草紙》是太宰治翻案作品系列中的最高傑作。

譯者簡介
湯家寧

1984年生,高雄市人,現居台北市。政大政治系畢,曾任職日商及科技業,現為專職譯者。曾譯有太宰治短篇小說〈Merry Christmas〉(收錄於逗點文創結社《聖誕老人的禮物》文學合輯)。

All Reviews

28 + 7 in other languages
YvonneYvonne wrote a review
00
(*)(*)(*)(*)(*)
要走出自己的角度去看事情
在龍宮裡,不用穿著鞋子
以魚排成的路,其實已是龍宮城的走廊
龍宮沒有牆壁,沒有柱子,不用屋頂。這裡不會下雨下雪。所見之處盡是肅寂幽境,只有幽邃的美
在海世界,身體沒有重量,所以魚路不會痛
一直過著陸地上的平面生活的浦島,覺得方向只有東南西北。在龍宮,方向還有「上」和「下」的
浦島對於乙姬出來打過招呼後就回寢室,心裡不快。「... 乙姬只是從她的寢宮走到階梯上,迎接來自己家的貴客,看到訪客後就覺得安心了,接著又好像默許您可以在這裡自由地玩幾天一樣,裝作不知道有訪客的樣子,走回她自己的寢宮。...」聽完龜的說解,浦島突然感到這才是「真正接待貴客的方法,說不定就是迎接客人,然後忘記客人。不在客人的身邊擺放美酒珍味這些多餘的東西,也沒有想要用歌舞樂曲來留住客人的意思,只有乙姬彈著普不是刻意要彈給誰的古琴,魚兒們也自由地嬉戲著,並不是刻意要跳給誰看。他們不仰賴客人的讚辭,客人們也沒有必要故意做出覺得怠動的樣子,就算躺在地上不認真聽也沒關係,反正主人都已經忘記客人了,而且主人也已經同意客人在這裡自由行動了,想吃的時候吃,不想吃的時候就不吃,喝醉了分不清夢或現實之際,就聽聽古琴的琴意,一點也不會失禮。啊,接待客人就要像這樣,不是一直嘮叨地推薦無聊的料理,也不用一直重複無聊的客套話,明明就沒什麼好笑,也得故意喔呵呵地大笑,真是夠了﹗從頭到尾就只是對那些無聊話故作驚豔,從頭到尾都用謊言來社交,那些自以為用完美方式接待客人的白癡混帳們,真想讓他們看看龍宮這樣落落大方、不拘小節的待客方式那些傢伙只關心著不要讓自己的地位、品味低落,所以都莫名地客人人保有戒心... 」(P.69-70)
風獅爺風獅爺 wrote a review
00
(*)(*)(*)(*)( )
突破其實來自侷限
  其實我不太清楚該怎麼定義《御伽草紙》這本書。

  就卷末的導讀和部分引介文字觀之,《御》書似乎大抵被認知為一部具有翻案意味的作品集,確實,原本特屬於民間故事的規訓意旨幾被徹底削減消失,然而諸如浦島太郎及肉瘤公公等故事的基本架構及動機始末並沒有太多變化。私以為,太宰治在《御》所為與其說是「翻案」,不如說是替民間故事增添骨血和人物面像的「新詮」。必須注意的是,太宰治在這個在詮釋的過程中採用了一種類近說書話本形式撰述,扣除末兩章改寫自《聊齋誌異》的作品以外,書寫者介入的聲腔極為明顯,是以原文本內部的瑕疵、人物心理狀態以及核心意旨在太宰治叨絮的語調中被整個暴露出來,顯露出某種後設以及文本解構的意趣來,而在這此文本中-套上太宰治聲腔的話本-是成立的,於是既有的原始文本成為讀者的參照標地和框架,所有的突破與限制都來自文本的先驗體會。由是,我們似乎可以看見一個作家窩縮在防空洞內,在現成的話本故事間妄圖突破創新,卻又難免被文本侷限,終歸只能縮縮脖子聳聳肩膀,露出一點無可奈何卻又帶有一點嬉鬧的表情說:你看吧,我就說......

  話說,我到現在都覺得把文本分析直覺性的套上作者個人生命經驗是件非常危險也極為不尊重作品的事情,不過這可能也是受限於我缺乏文學批評訓練的關係吧(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