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100%的女孩
by 村上春樹
(*)(*)(*)(*)(*)(2,353)
四月裡一個晴朗的早晨,我在原宿的一條巷子裡,和一位百分之百的女孩擦肩而過。

並不是怎麼漂亮的女孩,也沒穿什麼別緻的衣服,頭髮後面,甚至還殘留著睡覺壓扁的痕跡,年齡很可能接近三十了。可是從五十公尺外,我已經非常肯定,她對我來說,正是百分之百的女孩。從第一眼望見她的影子的瞬間開始,我的心胸立刻不規則地跳動起來,嘴巴像沙漠一樣火辣辣地乾渴。

在花店面前,我和她擦肩而過。一團溫暖而微小的空氣團拂過我的肌膚。柏油路面灑了水,周圍飄溢著玫瑰的芬芳。我竟然對她開不了口。她穿著白毛衣,右手拿著一封還沒貼郵票的白色信封。她不曉得寫信給誰?她眼睛看起來非常睏的樣子,或許她花了整個晚上寫完那封信?而那信封裡面很
... More

All Reviews

95 + 8 in other languages
Chinchau LinChinchau Lin wrote a review
00
(*)(*)(*)(*)( )
Emily KuoEmily Kuo wrote a review
02
(*)(*)(*)(*)( )
Spoiler Alert
這本書名或許讓人以為是個浪漫的長篇故事,但其實就只是取某一篇短文的標題而已。裡面有幾篇令人印象深刻的短文,和《夜之蜘蛛猴》不同的是,這本書比較著重在情感的部分,也有幾篇暗藏諷刺的意味。而《夜之蜘蛛猴》帶了點童趣、滑稽、荒謬的感覺。

這本書名日文原名為《看袋鼠的好日子》,但擔心讀者誤以為是小朋友的童話,中文版的改以《遇見100%的女孩》為中文版書名。

第一篇文章就是《看袋鼠的好日子》,述說著一男一女前往動物園看袋鼠寶寶的過程,沒什麼特別的,像就你我去動物園看袋鼠時的日常對話那般,我想村上春樹大概是一個喜歡動物園的人。後來我讀到《蘭格漢斯島的午后》後,才知道原來《看袋鼠的好日子》原本是小酒館的店名,但後來開店計畫取消了,於是挪用做為短篇集的書名。

《四月某個晴朗的早晨遇見100%的女孩》這篇文章讓人覺得有心動的感覺。一見鐘情嗎?倒也不是。遠遠的看到他的影子就知道是100%的女孩,無法具體描述出來她的長相,但我知道:「那是擦肩而過為止的類似命運經緯的東西。那其中必然充滿了像是和平時代的古老機器似的溫暖的秘密。」但故事的結局卻是一與不發地擦肩而過,消失到人群裡了。悲哀而懊悔不已吧!

《睏》這篇實在太有共鳴了。參加婚禮的場合總是會讓人想睡覺,尤其是參加與自己不熟的新娘新郎婚裡實在讓人提不起勁,潛意識是否不想結婚或是希望自己永遠是個小孩,因心理因素導致生理反應,這倒是很難說得準。「喝完第二杯咖啡、抽完第二根香菸、打了第三十六次呵欠。」哈,慶幸的是我倒是沒有這樣。
 
《計程車上的吸血鬼》這篇很妙,司機自己說自己是吸血鬼,還討論幽靈跟吸血鬼的差別到底在哪裡。這麼有創意的事情我倒是一次都沒遇過,如果哪天真的遇到的話,我也許會跟他說其實不瞞您說,我是殭屍來著。

《她的家鄉、她的綿羊》我對這篇無感,所以沒什麼印象。

《海驢的節慶》海驢看起來就像是古時候的中國人,是只那清朝人的髮型嗎?噗!我想文章的海驢應該是某種推銷什麼的業務吧!正如同文中所寫:「『海驢』這種動物,是活在廣大的象徵性大海之中的。就像A是B的象徵、B是C的象徵,而C整體上是A和B的象徵一樣。『海驢』社會便成立於這類象徵性金字塔,或渾沌之上。而名片正位於它的頂點或中心。」但後面又說「海驢的存在,在今天已經是極微少的存在了。但是海驢確實擔負著構成世界的某種精神性要素…海驢節慶只不過是它的追認行為而已。壯大的既視現象(dejavu)。-典型的海驢雄辯術」總之海驢的目的只是要對方捐款罷了。生活中是否你也遇到很多的海驢呢?

《鏡》這篇我自己的解讀是鏡中的自己是內心的魔鬼,雖然鏡中的自己樣貌和自己一樣,但鏡外的自己卻覺得鏡中的自己想要支配站在鏡外的自己。最後鏡外的自己用木刀劈著鏡子,鏡子發生破裂的聲音,並沒有遇到什麼幽靈,但那恐怖感卻揮之不去。

《1963/1982年的伊帕內瑪姑娘》這篇是唱片中的姑娘,以一種不老之姿出現在時光之海裡。總之一聽到這個音樂,腦海裡就會浮現出高中的走廊。聽覺牽動著視覺記憶,曾有過嗎?一想起高中走廊則是會想起綜合沙拉,這是視覺牽動著味覺記憶,曾有過嗎?再從綜合沙拉想起從前認識的一個女孩子,因為她每次都只吃生菜沙拉,從味覺牽動著視覺記憶,曾有過嗎?1963/1982年的伊帕內瑪姑娘無聲地走在形而上學的熱沙灘…形而上學的女孩…腳底長得非常形而上學… 看完後,我內心的疑問是形而上學是什麼?是否意味著永遠不變的意思呢?似乎很深奧。主角和伊帕內瑪姑娘的對話很有意思:我每次想到妳就想起高中學校的走廊,不曉得為什麼?因為人的本質是複合性的啊。人類科學的對象不在於客體,而在於身體內部的主體。總之好好活吧!活著、活著、活著,如此而已。我只不過是-擁有形而上學腳底的女孩而已。

《窗》是有點像筆友之間的書信往來,目的是要讓會員寫出打動對方心弦的信,由Pen Master加以眉批修改,再寄回去。認識了一個有夫之婦,並到她家吃漢堡的故事。

《5月的海岸線》這篇對著破壞自然環境的人類無聲的吶喊。「填海整地把山砍掉,用履帶把土運來填海。然後把山當作別墅住宅用地,海則蓋起公寓大樓。海岸都會有幾次屍體被沖上來,大多是自殺的人。…好像迷失在時光之流的遺失物一般,死緩慢地被海浪運過來,某一天被沖上安靜住宅區的海岸。…死的氣味。六歲少年的屍體在高熱的爐裡燃燒的氣味。四月陰沉的天空下火葬場的煙囪高高聳立著,並冒著灰色的煙。存在的消滅。…高層住宅群在眼前延續不斷。簡直就像巨大的火葬場。沒有人的影子、沒有生活的氣息。平坦的道路上只有偶爾有汽車通過而已。我預言:『你們終將崩潰消失』。幾年之後,幾十年之後,幾百年之後,我不知道。不過,你們確實有一天會崩潰消失。移山、填海、埋井,你們在死者的靈魂上建立起來的到底是什麼?不過是水泥和雜草和火葬場的煙囪而已,不是嗎?」

《沒落的王國》這篇故事跟標題,我想應該是沒什麼關係吧!總之就是一個以前的同學在泳池畔被美女羞辱並殃及主角的故事,主角雖沒看書,倒是仔細聽他們兩的對話,最後美女拿可樂紙杯往那昔日同學的臉上狠狠丟過去,並灑到主角的書上,那位昔日同學最後還是沒認出戴著墨鏡的主角。大概是這樣的一篇故事。這篇的標題是以定為「沒落的王國」,因為正好從那天的晚報上,看到有關非洲有個沒落王國的消息。那篇報導說「一個強大的王國褪色的時候,比二流共和國崩潰的時候,還要感傷。」

《32歲的DAY TRIPPER》十八歲的年輕女孩子,十個有九個是無聊的化身。三十二歲的自己,只要一星期懶的跑步,肚子的贅肉就明顯地凸出來。這種狀況下,已經回不了十八歲。如果要我回到十八歲的話,我還蠻想重過十八歲,或許可以改變些什麼吧!另外若是有人可以跟我換位子讓我坐在窗戶旁的話,我會覺得這個人很體貼,因為怕我無聊。

《唐古利燒餅的盛衰》真的有這種餅嗎?還是只有在日本才有?總之這個餅是有傳統的糕餅,但味道已經落伍需要年輕人的創意。結果主角做了新口味的唐古利燒餅,後來經理帶著主角進入唐古利烏鴉的棲息地,並將唐古利燒餅灑在地上,結果正統的唐古利燒餅被烏鴉搶光,為了搶唐古利燒餅自相殘殺導致失去了眼睛。而落選的唐古利燒餅烏鴉則是連一口都不吃。新口味的唐古利燒餅灑在地上,烏鴉們展開了一場混亂的戰鬥。血腥招喚著血腥,憎恨招喚著憎恨。故事的最後,獎金兩百萬元泡湯雖可惜,只做自己愛吃的給自己吃,不管烏鴉的生死存亡問題了,互相啄死算了。感覺有一點不要去在乎別人的眼光,自己勇敢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努力往那目標邁進的感覺。

《起士蛋糕形的我的貧窮》主要是在說住在三角地帶,那個三角的大小如同一塊蛋糕切成十二等份的其中一小等份的樣子,尖端細長的小起司蛋糕樣子就是那個三角地帶,而且有兩種鐵路穿過,一邊是國鐵線,一邊是私鐵線,非常的吵,附近沒有商店,極為落魄偏僻,但因為租金便宜所以就住下了。結構雖老舊,整體也若干傷痕,不過客廳既有花台,窗外又有小走廊,感覺頗佳,從窗口照進來春天的陽光,在榻榻米上照出一片四方形,很像很久以前小時候住的房子。只是房子蓋的糟透了,到處是裂縫,風從四面八方灌進來。夏天十分涼快,冬天就慘如地獄,沒錢買熱暖爐,天一黑,和妻子跟貓鑽進被窩裡,名副其實地擁抱著睡覺。廚房水槽結冰是經常有的事。住了兩年。我跟她抱著貓走下鐵軌,曬太陽,簡直像坐在湖底一般安靜。我們正年輕,才新婚,而陽光又免費。看完這篇短文,我覺得很像村上春樹以前年輕的生活,雖然物質生活並不富裕,但精神上卻是滿足幸福的!

《義大利麵之年》開頭開門見山的說:一九七一年,那是義大利麵之年。一九七一年,我為了生活而繼續煮著義大利麵,為了煮義大利麵而繼續活下去。只有從鋁鍋熱騰騰冒起來的水蒸氣,是我僅有的榮耀,而麵醬鍋咕嘟咕嘟發出的聲音的番茄醬則是我唯一的希望。吃著義大利麵,幻想著可能到房間裡來的人物,只是一個都沒進來。最後一通電話,由於只是來問共同朋友的消息而不願告知以免招惹麻煩,以憑空幻想煮著義大利麵的藉口趕緊掛了電話,但事後卻覺得悲哀,「想到那把永遠也沒煮成的義大利麵,實在悲哀。或許我應該告訴她一切的,現在竟然後後悔起來。」

《蝸牛》
這篇是描述一個背負經濟壓力的求職者去面試的故事,但好不容易找到地方,卻需要約定語才能見到上面的人,對方給了提示,跟水有關係,可以放在手掌上,但不能吃。第一次猜貝殼,第二次猜貝殼,但還是錯。故事結尾:「掌中蝸牛以天鵝絨布擦著眼鏡的鏡片,嘆了一口氣。右下方的臼齒陣陣抽痛著。是牙齒啊,他想。真厭煩。牙醫、稅款申報….想著關於死的事。死像海底一樣安靜。掌中蝸牛正要入睡。這時對講機響了起來。『什麼事?』掌中蝸牛對著機器吼道。『有客人』門房的聲音說。掌中蝸牛看看手錶。『遲到十五分鐘。』」到底上面的人是蝸牛,還是求職者是蝸牛,到底蝸牛從何而來?實在是讓人困惑的一篇短文啊!

《南灣行》
南灣位於南加州。藉由一個偵探在南灣市尋找一個年輕女子,委託者是一名律師,總之是個陷阱。南灣市並不是年輕人永遠年輕,眼珠都藍得像海一樣的那種南加州。故事一開始沒多久就提到南加州不太下雨這件事後就說:「首先海灣的海就不藍。海上浮著黑黑的重油,偶爾也看的見因為船員隨手一丟的煙蒂意外地把海上的漁火點著的。而這地方能夠稱得上永遠年輕的只有那些死掉的年輕人。」最後又前後呼應的說:「南灣市幾乎不下雨。在那裡人們處理屍體還不如手推兩輪車那麼慎重。」前前後後都在諷刺著。

《圖書館奇談》
這篇是最後一篇,也是最常的一篇。描述著一個男子進入圖書館的地下室後,被一個老人強迫要在一個月看完書並要考試,根據羊男說,看完書後會用鋸子把頭鋸斷,然後把腦漿咻咻咻地吸光。聽說充滿知識的腦漿非常地好吃,糊糊的,有有點一粒一粒的… 後來男子和羊男在新月時一起逃跑,最後雖被老人發現,但白頭翁膨脹得跟雞一樣大,把狗的嘴巴脹大裂開,持續膨脹的情況下把老人也緊逼到牆邊,趁此機會男子順利逃出,只是最後不知道羊男的消息。母親新買的皮鞋因為在逃亡過程中丟下了。這個還真是個奇談啊!不過若是遇到要吸腦漿的怪人,真的會嚇死吧!是一篇奇幻故事吧!p.s. 好熟悉的羊男啊! 好像之前村上春樹的書也有關於羊之類的文章,不過在此文中,羊男是一位打扮成羊模樣的矮小男人,全身披掛著真正的羊皮、手戴黑手套、腳穿黑工作鞋、臉上戴了黑色的面具,從面具裡透出一對喜歡親近人的小眼睛。羊男的衣服還附著短短的尾巴。羊男還有裝上去的耳朵,由於矮胖,所以就在男子的鼻子前面上下搖擺著。

Zcw4754Zcw4754 wrote a review
01
(*)(*)(*)(*)( )
EricniEricni wrote a review
00
(*)(*)(*)(*)(*)
KAY嘉儀KAY嘉儀 wrote a review
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