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teur Reader's Reviews19

Amateur ReaderAmateur Reader wrote a review
01
(*)(*)(*)(*)(*)
全文:關於小妖婆乃麗泰 (blog)

連幾個深夜睡前小讀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的《誤讀》,開篇改編自納博可夫《羅麗泰》的〈乃麗泰〉便讓我笑不可抑,納博可夫要是看了,大概非常不屑又忍俊不禁吧。我邊讀邊大笑嚷嚷︰艾可好煩啊!我被他的笑話撩撥得也想捏捏乃麗泰被歲月節奏壓彎的身軀了。

後來我在《西洋情色文學史》遇到艾可〈乃麗泰〉的原型或說故知,發現前人早已有讚頌老嫗的風氣......

兩隻低垂的蘋果、炙熱的冬天!這比喻攀到了想像的極致。《西洋情色文學史》作者提及這種對已停經婦女的禮讚文風,到了梅那爾的《美貌老嫗》(La Belle Vieille)詩集直達頂峰。網路找來《美貌老嫗》的片段末尾,大意說,「如果妳的人生已到了盡頭,我將在哀悼中失去理性;我會為如此致命的不幸而不斷哭泣,還要日夜和妳的棺材做愛!」......
誤讀
by Umberto Eco
(*)(*)(*)(*)(*)(155)
Amateur ReaderAmateur Reader wrote a review
00
(*)(*)(*)(*)( )
全文:拇指姑娘(業餘讀者blog)

在表達敬意之外,塞荷勾勒出拇指世代的矛盾:知識資訊海量化,但記憶和閱讀理解更加碎片化;工作與人口數量步入反比等。另外,我們也明白他沒說出的,造假資訊逼真到難以判斷真偽;朋友數量倍增,網路霸凌卻層出不窮;網路犯罪隱匿化等。這些,是我們正在謄寫的現代啟示錄。

救世主從來沒有被誕生,世界沒有輸家或贏家,只有渾身佈滿眼睛的觀眾遍布世界。

代號為「我們」的我們思考過突破,但我們依然順從、為各自的肚皮或貪婪而努力。各部落的雄辯家把經濟從科學變成宗教,要大家來膜拜,大家真拿香去拜了,香油錢也投了,肚皮依然沒動靜,神棍和信徒之間的愛情儼如一個犯罪集團。
拇指姑娘
by 米榭・塞荷
(*)(*)(*)(*)( )(1)
Amateur ReaderAmateur Reader wrote a review
00
(*)(*)(*)(*)( )
卡薩諾瓦的周邊

譯本的蒼白追蹤:
翻完兩本中文節譯版的卡薩諾瓦回憶錄,部分比對英文版。只是抽樣比對,因為英文完整版有十二卷、三千多頁,我對外文恐怕還沒有這耐性。

卡薩諾瓦是威尼斯人,他用法文寫回憶錄。十九世紀的初版是譯成德文出版,後又再從德文譯成法文出版,幾經刪減,面目全非。接著,法語教授拉佛格給回憶錄的法語「整型」再出版(因為卡薩諾瓦得彆腳法文),依據索萊爾斯的說法,這個整型有些失敗,卡薩諾瓦變得太莊嚴。例舉M. M.女士給卡薩諾瓦的情書:

拉佛格的版本「我拋出上千個吻,它們都飄散在空氣中」。
卡薩諾瓦「我輕吻空氣,相信你就在那裡」。

我因此意識到手上的譯作可能只是一種對原始鮮豔色彩的蒼白追蹤,我看的英文版譯自法文整型版,也就是優雅有禮的卡薩諾瓦。

台灣志文版的卡薩諾瓦回憶錄可能比真實的卡薩諾瓦還亂來,部份篇章移花接木到面目全非,自行添油加醋,最後故事唐突地斷在他抵達巴黎後。查了譯者,資料模糊,因為這譯者實在譯了太多書,法英德全包,簡直全能,推測可能是早期盜版的綜合筆名?中國新星版大部份與英文版相符,譯者雖是德語背景,卻未標明翻譯來源,但譯筆簡潔,五十萬字的份量比志文版充足很多,雖也是節譯,至少篇章擴充到卡薩諾瓦真正的嘎然停筆處。據說十二卷全數譯完的話,也要超過兩百五十萬字。
Amateur ReaderAmateur Reader wrote a review
00
(*)(*)(*)(*)( )
被身體記住的童年
米勒在晚年找到另一個出口,畫畫,像是回到童年信手拈來的表達方式。她的畫作裡,線條看來有點躁動,人物表情卻很安詳,有種稚氣的可愛,和背景的不安線條搭配起來小有趣。人老是在尋找什麼,尋找的終點就是回溯? 

米勒說書,就像海妖在唱歌,聽著這位海妖的呻吟,我想起《聖母打聖嬰》這張畫。 據說,畫家恩斯特認為,既然處女生孩子都能相信,那聖母打小孩有什麼荒謬的呢?

身體不說謊
by 愛麗絲‧米勒
(*)(*)(*)(*)(*)(18)
Amateur ReaderAmateur Reader wrote a review
00
(*)(*)(*)(*)( )
只是為了生存的《草瘋長》

蛆的世界,是什麼樣的世界?是一個卑微、甚至卑賤的世界,一個為了活命而能犧牲尊嚴與廉恥、熬過磨難的底層世界。他寫、拍的底層故事,沒有故作沉重,也不沉浸於位階不一的同情和憐憫,而是冷靜的展現活著的力量。我著迷於這股不卑不亢的力量。
草疯长
by 今村昌平
(*)(*)(*)(*)( )(1)
Amateur ReaderAmateur Reader wrote a review
00
卡薩諾瓦的周邊

譯本的蒼白追蹤:
翻完兩本中文節譯版的卡薩諾瓦回憶錄,部分比對英文版。只是抽樣比對,因為英文完整版有十二卷、三千多頁,我對外文恐怕還沒有這耐性。

卡薩諾瓦是威尼斯人,他用法文寫回憶錄。十九世紀的初版是譯成德文出版,後又再從德文譯成法文出版,幾經刪減,面目全非。接著,法語教授拉佛格給回憶錄的法語「整型」再出版(因為卡薩諾瓦得彆腳法文),依據索萊爾斯的說法,這個整型有些失敗,卡薩諾瓦變得太莊嚴。例舉M. M.女士給卡薩諾瓦的情書:

拉佛格的版本「我拋出上千個吻,它們都飄散在空氣中」。
卡薩諾瓦「我輕吻空氣,相信你就在那裡」。

我因此意識到手上的譯作可能只是一種對原始鮮豔色彩的蒼白追蹤,我看的英文版譯自法文整型版,也就是優雅有禮的卡薩諾瓦。

台灣志文版的卡薩諾瓦回憶錄可能比真實的卡薩諾瓦還亂來,部份篇章移花接木到面目全非,自行添油加醋,最後故事唐突地斷在他抵達巴黎後。查了譯者,資料模糊,因為這譯者實在譯了太多書,法英德全包,簡直全能,推測可能是早期盜版的綜合筆名?中國新星版大部份與英文版相符,譯者雖是德語背景,卻未標明翻譯來源,但譯筆簡潔,五十萬字的份量比志文版充足很多,雖也是節譯,至少篇章擴充到卡薩諾瓦真正的嘎然停筆處。據說十二卷全數譯完的話,也要超過兩百五十萬字。
世紀大情聖卡薩諾瓦回憶錄
by 卡薩諾瓦
(*)(*)(*)(*)( )(6)
Amateur ReaderAmateur Reader wrote a review
00
(*)(*)(*)(*)( )
藝評家寫盧梭

作者在書中舉了個20世紀20年代的例子,藝評家A討論樸素畫家亨利盧梭,藝評家B不滿A的滿紙荒唐言,自行加上翻譯嗆聲,於是A+B有了下文:
────────────
盧梭認為,他的繪畫是一種基本平面,他在物質上依賴它,將它做為投射自己思想的主要途徑。
(翻譯:盧梭希望在畫布上畫畫。)

但是,他的思想完全由造型元素構成。結構和構圖成了基礎,在創作過程中,繪畫物質逐步分散開來。
(翻譯:由於不可能一筆覆蓋整個畫布,所以他在畫畫時塗抹油彩。)

在他的作品中,一切都是那麼地簡潔明快!沒有描述性的東西,只有基本表面上的面與面之間的關係。這些關係呈現無窮變化,不會失去其固有的實在,它們也可在畫作範圍之內與大自然必媲美。
(翻譯:他以平面方式畫出自然對象,或者簡言之,他畫出對象。)

盧梭並不盲目模仿大樹的外觀:他創造出一種內在律動,整個作品傳遞大樹的本質特徵,以及樹葉和森林之間關係的真實、嚴肅的表徵……但是,他的風格既不是建立在推知方式上,也不是建築在盲從潮流的基礎上。它使他的藝術追求具體化,它源於他整個頭腦中的判定。
(翻譯:盧梭以他喜歡的方式畫畫,而且他喜歡畫樹木。)
────────────
但現在看來,其實A的評論倒有點像正夯的反行銷手法,戲弄觀眾,極度瑣碎化想像。
艺术的用途和滥用
by 雅克·巴尔赞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