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語術 by 夏宇
腹語術 by 夏宇

腹語術

夏宇詩集
by 夏宇
(*)(*)(*)(*)(*)(578)
32Reviews5Quotations0Notes
Description
詩之魅力正是它歧義性,把詩寫好了的人這樣回答,把詩寫壞了的人,通常也是這樣回答──『壞詩之歧義性』,譬如千夫所指的壞詩,而作者自己卻大不以為然的時候。至於評論,我們好像不應該太對評論苛責,因為批評本身是帶有先天悲劇性的。批評的悲劇性格是:它們必須客觀,可是真正的『客觀』永遠不可能,因此它們儘量;有時候它們假裝,有時候它們甚至不假裝。我們只應該對自己的創作苛責。

在文字和現實間找到一種折射的關係──『每一個虛構的相關世界的可能性,以及暗中的互相抵消』──這個例子也許不盡準確,但確實讓我如釋重負,在『每一個』世界裡來去自如。

於是,在這樣的『世界觀』裡我認為語言應該是有其規則體制的,每一種敘事辦法都是一個『新的世界的可能』,規則等等因之有了獨特專制以及被無限質疑的魅力。

遊戲沒什麼不可,我贊成遊戲,『如果我可以用一種填字遊戲的方式寫詩,但保證觸及高貴嚴肅的旨意,讓比較保守脆弱的人也同樣體會到閱讀的深刻樂趣…』(1984 札記)我贊成遊戲,但我不認為我的詩都是語言遊戲,相對於以暴制暴》(你是不用混亂在表現混亂?『以暴制暴』的最大界限在那裡?)我在虛弱的時修會比較相信『結構』或『解構結構』之類,也樂意相信它們與堅強的意志力有關,也偷快地,驅使自己經營規劃。

我更是快樂地相信所謂『靈感』和『直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