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疲勞
by 莫言
(*)(*)(*)(*)(*)(486)
這是一部關於鄉土中國當代史的大敘述。 也是一部豪情壯闊、充滿自由自在性格的小說。 《生死疲勞》敘述了 1950 年到 2000 年 中國農村 50 年的歷史,圍繞土地這個沉重的話題, 莫言闡釋了農民與土地的種種關係,並透過生死輪迴的藝術圖像, 展示了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農民的生活和他們頑強、樂觀、堅韌的精神。 ──在這個大敘述裡,有家族的仇恨,有情慾的糾葛, 有驚人的貧困和匱乏帶來的焦慮,有狂熱的理想國追求的幻滅和失落, 有新的市場化之下鄉土中國的新希望、困擾和挑戰…… 這是一部向中國古典小說和民間敘事致敬的大書。 在這次的“認祖歸宗”儀式中, 小說將六道輪迴這一東方想像力隱沒在全書的字裡行間, 寫出了中國農民對生命無比執著的頌歌和悲歌。 在莫言對偉大古典小說呼應的那一刻, 聆聽到了「章回體」那最親切熟悉的聲音; 莫言承受著生死疲勞的磨礪以及冤纏孽結, 將中國人百感交集、龐雜喧嘩的苦難經驗化為純美準確的詩篇, 莊嚴而寧靜,祥和而自然。

老蠶's Quotes

老蠶老蠶 added a quotation
長篇小說的語言之難,當然是指具有鮮明個性的、陌生化的語言。但這陌生化的語言,應該是一種基本馴化的語言,不是故意地用方言土語製造閱讀困難。方言土語自然是我們語言的富礦,但如果只局限在小說的對話部分使用方言土語,並希望藉此實現人物語言的個性化,則是一個誤區。把方言土語融入敘述語言,才是對語言的真正貢獻。
615
老蠶老蠶 added a quotation
長篇小說的語言之難,當然是指具有鮮明個性的、陌生化的語言。但這陌生化的語言,應該是一種基本馴化的語言,不是故意地用方言土語製造閱讀困難。方言土語自然是我們語言的富礦,但如果只局限在小說的對話部分使用方言土語,並希望藉此實現人物語言的個性化,則是一個誤區。把方言土語融入敘述語言,才是對語言的真正貢獻。
615

Comments

奇特的吻合了前陣子讀甕中人卻說不出來為什麼不喜歡的那種感覺(但我實在不應該一直批評別人的第一部作品)
奇特的吻合了前陣子讀甕中人卻說不出來為什麼不喜歡的那種感覺(但我實在不應該一直批評別人的第一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