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Quotations

1
Sada AwayaSada Awaya added a quotation
苦難有許多種,就如喜悅有許多種一樣,而我無法給你一個簡單的答覆。做為人類這種生物,你接受生命的條件,然後再從這些條件裡創造你生活的經驗。你生入信念系統,就像你生入實質的世紀一樣,而自然有以種種的方式去詮釋生活經驗的自由。苦難的意義、本質、高貴或恥辱,將會按照你的信念系統被詮釋。... 你曾教你自己只覺察且追隨你自己意識的某些部分,所以,思想上你將某些主題認作是禁忌。對死亡與受苦的思緒包括在這些當中。那麼,在一個將適者生存及物競天擇視為最重要的一個族類裡,任何一點點的受罪或痛苦,或對死亡的思緒,就變成了丟臉、生物上的恥辱、懦弱及近乎精神失常。生命必須不計代價地被追求──並不因為它是天生地有意義,卻因為它是唯一的遊戲,而再好也不過是個機率的遊戲。你只能活一次,而那一次還處處被疾病、災難及戰爭的威脅所圍堵──而如果你逃過了這種激烈的環境,那麼,你頂多只能有這樣一個生命,那不過是由於無生命的元素短暫地進入意識與活力裡的結果,且這生命必然會終止。 在那個架構裡,即使愛與狂喜的思緒,也被視為只不過是神經元放電或化學素對化學素之不穩定的活動而已。光是那些信念就帶來了苦難。
Sada AwayaSada Awaya added a quotation
苦難有許多種,就如喜悅有許多種一樣,而我無法給你一個簡單的答覆。做為人類這種生物,你接受生命的條件,然後再從這些條件裡創造你生活的經驗。你生入信念系統,就像你生入實質的世紀一樣,而自然有以種種的方式去詮釋生活經驗的自由。苦難的意義、本質、高貴或恥辱,將會按照你的信念系統被詮釋。... 你曾教你自己只覺察且追隨你自己意識的某些部分,所以,思想上你將某些主題認作是禁忌。對死亡與受苦的思緒包括在這些當中。那麼,在一個將適者生存及物競天擇視為最重要的一個族類裡,任何一點點的受罪或痛苦,或對死亡的思緒,就變成了丟臉、生物上的恥辱、懦弱及近乎精神失常。生命必須不計代價地被追求──並不因為它是天生地有意義,卻因為它是唯一的遊戲,而再好也不過是個機率的遊戲。你只能活一次,而那一次還處處被疾病、災難及戰爭的威脅所圍堵──而如果你逃過了這種激烈的環境,那麼,你頂多只能有這樣一個生命,那不過是由於無生命的元素短暫地進入意識與活力裡的結果,且這生命必然會終止。 在那個架構裡,即使愛與狂喜的思緒,也被視為只不過是神經元放電或化學素對化學素之不穩定的活動而已。光是那些信念就帶來了苦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