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的密室
by 島田莊司
(*)(*)(*)(*)( )(74)
傅博--總導讀 既晴--專文導讀 所謂的大人,竟是這種眼光短淺又令人心寒的生物。 御手洗展現早慧光芒,比誰都還早一步洞察人性的險惡! 【台灣推理協會成員】冬陽、【推理作家】呂仁、【推理評論家及作家】杜鵑窩人聯合推薦! (依姓名筆畫順排列) 大畫家土田富太郎與情婦雙雙陳屍在自宅一樓,屍體四周鋪滿一張張染成鮮紅色的繪畫比賽作品。除了令人不寒而慄的死狀,現場還是個完美的密室。當眾人困惑不已之時,天才兒童御手洗潔卻能不靠近現場,直接推論出屋內面積,讓一票大人不得不藉助他的力量辦案。除了高超的推理能力,他甚至比警方還早知道國內沒有的高科技偵查法,揪出密室的圈套。 然而早熟的天才比誰都還要孤獨,看清真相需付出的代價,是要面對一個永遠沒有答案的抉擇題。年幼的他不禁自問:是否必須傷害他人,才能恢復一個人的清白呢? 《P的密室》所收錄的第一篇作品〈鈴蘭事件〉,不但開宗明義地揭露了御手洗潔的童年概況,也讓御手洗在五歲那年破解了生平的第一樁謎案。這篇作品除了表現了御手洗潔早熟、早慧的推理天份,也暗示了諸多御手洗性格構成的原因。第二篇作品〈P的密室〉是御手洗潔首次挑戰密室殺人事件,當時他雖然只是個小學二年級生,但已經能說服固執、不知變通的警察來破案了。《P的密室》是御手洗潔探案的第四部短篇集,發表於他從社會派切回本格派的關鍵點。亦即,本作是島田重新投身本格推理的前哨作……經過了這兩篇作品的磨鍊,御手洗潔「生而為神探」也更加明確。
-----推理作家、評論家 既晴 作者簡介 島田莊司【日本推理小說之神】 一九四八年出生於日本廣島縣福山市。武藏野美術大學畢業,繪畫和音樂造詣均十分深厚。專事推理小說寫作之前從事過多種工作,三十三歲時以首部長篇作品《占星術殺人魔法》嶄露頭角。 島田莊司是當今日本推理文壇的重鎮,在八○年代「社會派」」當道的推理小說界,島田以空前絕後的詭計謎團和充滿說服力的文筆,獨力開拓出無數「本格派」的死忠讀者,當代「本格派」的推理作家無不受其影響,「新本格派」的開創者綾□行人甚至尊他為師。他的作品曾多次獲獎及進入暢銷排行榜,其中《占星術殺人魔法》更被日本推理作家協會選為二十世紀十大推理小說。 島田的推理小說主要有兩大系列,一個以占星師兼業餘偵探御手洗潔為主角,代表作包括《占星術殺人魔法》、《異邦騎士》、《黑暗坡的食人樹》、《魔神的遊戲》、《眩暈》、《龍臥亭殺人事件》、《龍臥亭幻想》、《斜屋犯罪》、《水晶金字塔》、《異位》與《摩天樓的怪人》等;另一個則以刑警吉敷竹史為主角,代表作包括《寢台特急1/60秒障礙》、《出雲傳說7/8殺人》、《北方夕鶴2/3殺人》與《奇想、天慟》等。而《犬坊里美的冒險》則是島田第一次以女性為主角所開創的全新風格作品。除了系列作品外,他的單篇推理作品也同樣擁有極高的成就,例如《被詛咒的木乃伊》即曾入圍日本文壇最高榮譽「直木賞」。 自一九八一年推出首部長篇小說以來,島田莊司已出版包括長、短篇小說、評論等著作共百餘部。並於二○○七年開始負責南雲堂的年度《本格推理世界》的監修。為表彰島田莊司對推理文學的卓越貢獻,他家鄉的福山文學館已兩度舉辦「島田莊司展」,島田更於二○○八年獲頒第十二屆「日本推理文學大賞」。島田對提攜後進也一向不遺餘力,先是二○○八年開始在家鄉舉辦「福山推理文學新人賞」,由島田負責評選。更在二○一一年和講談社攜手合作舉辦「本格推理老兵新人賞」,這是限定六十歲以上的新人作家才能參加的特別企畫,不僅積極開拓本格推理新血,更倚重長者豐富的人生經歷,試圖為本格推理展開新氣象。 更重要的是,為了鼓勵華文推理創作,他不但大力支持皇冠主辦「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並於二○○九年九月在台灣舉辦「密室裡的大師--島田莊司的推理世界」特展,堪稱華文推理界有史以來的空前盛事! 譯者簡介 郭清華 淡江大學東方語文學系畢業。第一個工作就是出版社的日文翻譯,一直沒有離開翻譯的崗位。譯有《我愛廚房》、《殺人人形館》、《殺人黑貓館》、《北方夕鶴2/3殺人》、《魔神的遊戲》及《深泥丘奇談》等書。

All Reviews

11 + 2 in other languages
Holf91Holf91 wrote a review
(*)(*)(*)(*)( )
「對十分清楚御手洗行徑的我而言,覺得御手洗是一個索然無味的人,但和我一樣明白御手洗行徑的女孩子們,卻非常喜歡他,我總是無法理解這是為什麼。」 「想要救一個人的時候,卻必須讓另外一個人獲罪。我只知道未來,必須走向未來。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像風一樣就好了,一陣風過去,就什麼也沒有了。」 這可是所有神探系列中最年輕的出道案件了,5歲!因為家庭因素也是導致御手洗如此早熟與陰鬱的原因,天才總是寂寞,先知總是孤獨。
ausoneausone wrote a review
(*)(*)(*)(*)( )
五歲的小潔好可愛,特別喜歡他追垃圾車那種固執的模樣。
Kin YipKin Yip wrote a review
(*)(*)(*)(*)( )
Spoiler Alert
本書收錄兩篇中篇小說。分別是御手洗潔五歲(《鈴蘭事件》)和七歲(《P的密室》)時的神奇的偵探故事。很難相信七歲的小孩竟然懂得當時刑警們都不懂的魯米諾(第259頁11行)這種驗血溶液。讀到最後,我們都很同情那對很貧窮、相依為命的兩母子(土田康夫和春子)吧。土田富太郎很可惡啊,死有餘辜!御手洗潔不希望那兩母子被抓,讀者也不希望吧。在《鈴蘭事件》的故事最後,當時的御手洗潔和讀者的我們竟然意會到他阿姨(塞里托斯女子大學當時的理事長)的陰險 --- 借手殺人!這竟然是照成御手洗潔對女性冷漠(第156頁第12行)的原因! 讀完這小說,還不知道《P的密室》的“P”代表甚麼? 網上有人說是“Pythagoras” 或著“Painting”。記錄一些《P的密室》中的算術吧。第182頁第3行、第233頁第16行提到B3畫紙的大小是 364 mm x 515 mm。第190頁和第230-233頁,多次提到的 5.15 m, 5.15 m / 515 mm = 10,5.15 m / 364 mm ~= 14.1,所以一樓那間大房間可以放 10 x 14 = 140張畫。而二樓的那兩間正方形房間長度是三角形的另外較短兩邊的邊長(第245頁第五行,5.152 = 3.092 + 4.122)。因為 3.09 m / 515 mm = 6、3.09 m / 364 mm ~= 8.5 和 4.12 m / 515 mm = 8、4.12 m / 364 mm ~= 11.3,所以小的房間可以放 6 x 8 = 48 張畫而大的房間可以放 8 x 11 = 88 張畫。不過,就算是可以放十張,也不一定是5.15 m,譬如可以是 5.16 m 甚或 5.60 m 等都也只容許十張畫啊!御手洗潔小朋友在密室外猜中大房間長度是5.15 m(第190頁第12和第15行),有一點幸運的成分。 作者想給讀者的感覺是,小說都是石岡和己找來的資料後由他所寫出來的。但譬如,從第191頁到第228頁那頗冗長的警察的、關於村木和橋本刑警的詳細調查內容,石岡不可能知道吧?!還有,土田康夫和春子的犯罪時的細微點滴和最後在警察敲門前的獨處(第277-303頁)也是石岡是無法知道的吧?!。話說回來,這麼緊湊的懸疑味小說中最沉悶的部分,就是對密室和兩位刑警詳細調查內容的描寫,我看的時候都不怎麼用心。 但兩篇小說都俱備所謂本格派推理小說的優點,作者和御手洗潔最後告訴我們真相的時候,我都有嘆為觀止的感覺。真的猜不到喔!佩服佩服! 第221頁第9行說到案發的翌日竟然誤寫成『五月二十八日』,按照第167頁第10行、第191頁第2行等地方,案發第二天應該是『五月二十五日』。
Account deletedAnonymous wrote a review
(*)(*)(*)(*)( )
Spoiler Alert
這本書是由兩個中篇故事組成的,寫得是御手洗大偵探小學和中學的故事;那篇小學的故事前面在辦案的過程很像在看“名偵探柯南”尤其是小御手洗在詢問大人借此得到更多辦案資訊的過程。在案情之外揭露的真相讓人覺得很驚疎,完全呼應封面上那句話『所謂的大人,竟是這種目光短淺而又令人心寒生物。』書裡面辦案的警察很正常,不正常的只有那個早熟的小小大偵探,智商超高是另一回事,這麼早就看清人心黑暗面的人一定活得很辛苦。這個故事提供了另一個有毒的植物“鈴蘭”多了一個能用的題材希望以後氰化鉀能少賣一點。 中學的御手洗更神了,還沒到現在之前就已經先知道兇手、確認過證據了。直接叫他安樂椅神探不過份,後來還拗警察讓他進去現場做個人秀,前面把密室寫得太強,後面又被破的太迅速。為了捧御手洗似乎別人都變傻了;這個時候的御手洗身上的刺太多,但是那是表象,最後的結局讓人看到他體貼溫柔的一面,這是個讓人覺得難過的故事。
瞳 wrote a review
(*)(*)(*)( )( )
一直以來都是看長大了的御手洗,此次看到小時候的他,意外新鮮。 書裡有句話讓我十分贊同,他說因為御手洗的聰明,使的他過的很孤獨。 文中的警察,都是以御手洗是小孩子,來拒絕他的參與。 只有在事後發現他的聰穎,方才勉強他的加入。 小時候都是如此,那麼即使長大後,這份聰明也只會使他和常人越來越遠吧。 御手洗雖看似冷漠,其實是個溫柔又善良的人。
咖啡中毒咖啡中毒 wrote a review
(*)(*)(*)(*)(*)
其實在下島田的書看的比較少 之前只看過 占星術殺人事件和斜屋犯罪 這本算是第三本 收錄御手洗潔幼年時期的兩個事件 [玲蘭事件] 御手洗五歲時解決的事件 雖然前半段探案時 很有柯南的感覺 但越後面越精彩 真相層層包裹 時隔40幾年才藉由石岡等人的調查 慢慢嶄露出真相 島田5歲名偵探的設定 雖然乍看之下有點扯 但整起事件和幼年御手洗有著特定的關聯 可說是御手洗藉由推理和某種巧合解開的 案件也並不複雜 所以讀完並不會讓人覺得太誇張 反而令人佩服御手洗的推理能力 果然天才都是從年幼開始嶄露頭角 [P的密室] 雖然篇名叫P的密室 但看完還是不知道 P代表什麼意思 密室手法也真是有夠爛 讓人覺得刪掉密室似乎更好 本案的重點 放在兇手犯案後 所採取的一連串掩飾行動和善後 經兇手布置離奇詭異的犯案現場 迷惑了警方的調查 但其實真相相當簡單 總結 雖然密室部份讓我很不滿 但整本書還是讀起來一氣喝成 很順暢! 作者因為主角是幼年御手洗 所以詭計設計上就好像比較沒有這麼複雜 但真相還是令人意外
crawfishetouffeecrawfishetouffee wrote a review
(*)(*)(*)( )( )
crawfishetouffee.pixnet.net/blog/post/38225683 《P的密室》收錄了兩篇占星師御手洗潔兒童時代的推理短篇,以回憶的方式來填補御手洗潔兒提時代的故事。 〈鈴蘭事件〉,對於還是兒童的御手洗潔能夠擁有常人所不知的科學知識,這的確是相當匪夷所思,但真兇的動機和出手的姿態(這兩個小說的亮點)完全地彌補了之前所有的不足。這篇的可讀性高,尤其是真兇的意外性處理地非常出色。 〈P的密室〉,顧名思義,題目本身就明示了這是一篇御手洗潔(兒童版喔)挑戰密室殺人的短篇。對於方程式的設定我覺得處理得還不錯,畢竟那還是算是容易明白的數理題目。但是,如果你問我究竟如何完成密室的設定,我只能遺憾地說我敗給了解說的部分。這或許是寫密室殺人的解說最難的部分--究竟要怎樣以文字解說關於機關、機械性的手法呢。即使是看完之後我還是無法明白究竟兇手是如何逃出密室的。但要是有小孩能解出這麼複雜的密室,那必定是如御手洗潔一般的天才神童。 至於書名為什麼叫“P”的密室,我猜想這是由於這是一篇與畫作(Painting)有關的密室吧。
City1369City1369 wrote a review
(*)(*)( )( )( )
要說這本書好不好看, 要從兩個角度來看: 人物和島田的詭計! 這本書收集了兩個御手洗潔童年的故事,〈鈴蘭事件〉是他在幼稚 園破的案, 〈P的密室〉是小學二年紀時破的案。 五歲的御手洗己經是一個智商高過二百的天才兒童, 因此在〈鈴蘭事件〉裡, 他只聽到警察和女人的幾句話, 他就推測出重大的綫索。 當然這個迷題比較簡單, 很多讀者一聽到滿地的xxx就知凶手的目的, 只是說不知道那個到底是其麼東西, 所以無法和御手洗一起推理出凶手。 讀到這裡, 故事還可以接受。 但接下去, 那就不是我能接受的範圍了。 當御手洗知道真凶之後, 他所做的其實不是說高智商就會做到,那是需要一個人經歷了很多社會經驗才能知道的東西。 如果你是推理小說迷, 你會注意到早期的名偵探都是上了年級的, 沒有日本很期的少年/兒童/美少女偵探! 甚麼原因呢? 罪案是由人而犯的! 除了米數是精密的計外, 大多數犯罪都是偶發的, 這也意味著很多包括了很多人性在內。 因此破案不是需要一個精密的電腦, 而是需要一個經歷了很多的人, 才能考慮到凶手的人性而破案。 套句書裡的警察的話: 一個五歲的小鬼, 會懂的破案嗎? 〈P的密室〉就有一個比較複雜的案件! 不知道 P 是其麼意思。 島田把整個密室描寫的非常詳細, 有整五個插圖, 大抵上除了把門破壞之外, 是一個不可能進出的密室。 二年紀的御手洗就好像所有的名偵探一樣, 知道了卻又很神秘的。 但迷底, 就好像《水晶金字塔》一樣, 令人失望! 在前面花了幾十頁來說明這個密室有多堅固, 但最後凶手很輕易的進出, 簡直就是在開玩笑! 評價:如果你二年級時還沒開始讀推理小說而智商又低過二百話, 那可以省回!
blueblue wrote a review
(*)(*)(*)(*)( )
 收錄少年御手洗的兩個事件 其實都是水準之上的傑作 p的密室 這個案件 其實有點複雜 第一次閱讀很難抓住節奏 這是這一類案件描述的困難之處 會考驗讀者閱讀的耐性 也就是故事性稍差 但謎底揭曉的驚奇趣味才是這文的賣點 值得從頭再慢慢看一次
Account deletedAnonymous wrote a review
Spoiler Alert
這兩個中篇故事是在島田完成了《淚流不止》,把吉敷竹史系列告一段落之後,回歸本格的作品。我個人認為,是明智又令人期盼的決定。一是當你看完「淚流不止」時是要跳過來辛苦的看完,二是我看過比此書更後期的作品,全都是比《淚流不止》好上太多,更加精彩的。 我喜歡御手洗潔遠多於吉敷竹史,但我並不是書中石岡和己所描述的御手洗潔粉絲。我沒有像石岡所記載的,女讀者希望知道御手洗的身世、童年和他的一切一切,我純粹知道這本說的是本格推理,有密室,所以要一看。還好,說了一堆童年往事,終於進入正題,也不負所望的完成了一個無法解開的故事。 若果兇手沒有打翻了「那個東西」,我想御手洗潔也永遠沒法猜到兇手是如何殺人。 至於這是不是御手洗潔的第一件案件,是不是一個五歲的小童應否想到的事,其實對我來說不太重要。 第二個故事貫徹了島田一向的作風,就是喜歡做作的密室殺人。作者一向對密室的設計可說是大費周章,可是線索和提示每次都一定詳細的告訴讀者,永遠是公平的,所以當他用了三四頁仔細的說明死者的房間,畫上了五六個圖解,我便知道我必須耐心的去看,不然我只能有看的份兒。大家若是真的想挑戰一下自己的想像力,就必須好好的讀完案發現場的一切。 不過,我雖然覺得比賽的作品數目是關鍵,我卻並不認為有人能夠在看完故事的資料後,可以聯想到三角形的數學公式…… 今次的密室我並不覺得精彩,因為房屋的奇怪設計比較牽強,實際的可行性和普遍性也不高,故事的說法是沒有錯,不過太過於人工化和假設性令人讀後沒法認同得過去。 作者筆下小學二年級的御手洗若果不是一個神童的話,便是外表像小孩但實是活上了百年的老妖!故事內說的御手洗完全不像是個八歲的小童。大家把此書當作是其他作品,不是御手洗系列來看也無妨。 敬告:若你不是死忠本格推理迷,此書的第二個故事你可能會覺得沈悶而要跳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