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不說謊
by 愛麗絲‧米勒
(*)(*)(*)(*)(*)(18)
亞馬遜網站4.5顆星好評★★★★☆ 兒童心理學大師愛麗絲‧米勒不畏爭議之作  打破「黑色教育」的世代傳遞,釋放戕害身心的童年祕密   「我寧願病發而讓妳滿意,也不願無病而惹妳厭惡。」——普魯斯特 致母親的信   繼《幸福童年的祕密》與《夏娃的覺醒》兩本名著之後,關注兒童福祉的心理學家米勒在本書中進一步提出,童年受虐經驗對當事人的健康戕害極深,就算內心否認,身體卻會洩露祕密。米勒分析了眾多著名作家與當代個案的病史,她發現,以孝順為名而壓抑、甚至虐待兒童的「黑色教育」,將在身心留下一生的傷疤:   ‧吳爾芙自幼被哥哥性侵,卻不敢告訴父母,一生為憂鬱症所苦   ‧三島由紀夫切腹自殺的無力感,源於他壓抑對童年教養的憤怒   ‧卡夫卡想與專制的父親溝通卻不被支持,他四十歲便因肺結核而撒手人寰   ‧少女罹患危及性命的厭食症,所排拒的是以愛為名的教養謊言   自古以來,東、西方文化皆標舉「孝敬父母」為至高道德,但米勒卻向世人呼籲,這些強調「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的戒律,便是使人染上身心疾病的潛在囹圄。光是寬恕施虐者,並無助於真正的和解。無論是治療師或當事人,都需要努力掙脫「孝順」的綑綁,才能促成心靈的真正解放。   關於童年的記憶,我們的意識或許說了謊,但身體卻是真相的守護者。讓勇敢揭發幸福幻象的愛麗絲‧米勒成為陪伴你的知情見證者,學習面對童年顯性或隱性的創傷,讓生命更美好。 真心推薦 (按照姓氏筆畫排序)   史 英 (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丘彥南 (臺大醫院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   李佳燕 (家庭醫學科醫師、還孩子做自己聯盟發起人)   李崇建 (作家、教育工作者、千樹成林創意作文班創辦人)   幸佳慧 (兒少文學作家)   林蔚昀 (專欄作家、波蘭文學譯者)   洪素珍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副教授)   郭駿武 (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秘書長)   人們已因「以暴養暴」的理解而反對體罰教養;然而對於世界源源不斷的病痛與衝突,不管是身體或心理的,米勒綜合自身、臨床、文學作家的多方經驗與研究,仍給出一個驚人的解釋觀點。那是更挑戰社會禁忌,直接向「孝敬父母」此一天條戒律的控訴。這本書,對深陷苦痛的人們不僅給出一道出口,對我們紛亂的社會,也有解咒之效。——幸佳慧(兒少文學作家)   童年不會只有一次,因為它一直和我們共處至今!——郭駿武(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秘書長)   愛麗絲‧米勒揭露了只有極少數人肯承認的事實:那些在育兒慣例的偽裝之下,加諸於兒童身上的異常痛苦與心理傷害。——莫里士‧桑塔克(Maurice Sendak,繪本《野獸國》作者)

fakeyoshiki's Review

fakeyoshikifakeyoshiki wrote a review
(*)(*)(*)(*)(*)
最先吸引我買這本書的是它的第一部分。愛麗絲‧米勒(1923-2010)舉了好幾位20世紀前半葉的作家,說明他們早逝的原因,是因為父母的虐待(包括精神的和身體的)。這個夢幻作家名單包括:杜斯妥也夫斯基、契訶夫、卡夫卡、尼采、席勒、吳爾芙、韓波、三島由紀夫、普魯斯特、喬伊斯。米勒以這些作家的傳記為材料,揭露他們的病症是因為長期壓抑自己的身體而造成。

於是第二部分就進入本書的核心觀點。一個人的童年若被父母虐待,身體其實會很清楚地表現出來,就如同上述作家一樣,身體會以病症來回應自己對虐待的不適。但西方世界以摩西第四誡「孝敬父母」為教條,因此許多人被虐待之後,仍舊與父母維持依附關係,甚至欺騙自己:父母加諸於自己身上的行為並不算是虐待。這個部分米勒以她實際接觸的案例來說明,確實有些患者在接受她的建議後,與父母保持距離,病症就好轉了。米勒在這個部分,一方面批判了西方宗教傳統,另一方面也質疑了精神分析學派仍舊謹守第四誡,而要患者原諒父母,造成他們的病況無法好轉。

第三部分是強化「知情見證者」的重要性,米勒寫了一段小說來說明什麼是真正的傾聽。「知情見證者」不同於上述要求患者壓抑自身而原諒父母的治療方法,而是完全站在患者的立場傾聽他們的聲音。只有這樣做,患者才能真正地擺脫過去的陰霾,走向自由。

這本書能帶給台灣讀者什麼樣的反思呢?以米勒所批判的第四誡來看,東亞文化圈也是極重孝道,但是把孝教條化之後,就難免產生一些弊端。倫理是存在於情境之中的,如果孩子遭到父母的虐待(米勒顯然將體罰也視為虐待),是否還是要依教條孝順父母,而不發出真實的聲音?陳巍仁老師的〈家長對讀經班的錯誤期待〉(buzzorange.com/2016/09/06/confucius-so-angry)就點出了《弟子規》的問題在於它是脫離了情境的僵化規約。《弟子規》不會告訴孩子,被爸媽虐待該怎麼辦?只要「父母教,須敬聽,父母責,須順承」就對了,小孩子沒有資格表達自己的想法。我相信大多數提倡《弟子規》的家長、老師們也不會這樣教孩子,但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孩子去背呢?怪哉!最近在讀傅淞嚴的《朕知道了》,雍正皇帝也是一個很想盡孝道,但卻從來就得不到母愛的人,他的母親只愛他的弟弟,甚至不認他這個皇帝(這劇情實在很像鄭莊公、姜氏和共叔段的故事)。雍正一生,多疑而嗜殺,不知道跟母愛有沒有關係?實在值得研究。
fakeyoshikifakeyoshiki wrote a review
(*)(*)(*)(*)(*)
最先吸引我買這本書的是它的第一部分。愛麗絲‧米勒(1923-2010)舉了好幾位20世紀前半葉的作家,說明他們早逝的原因,是因為父母的虐待(包括精神的和身體的)。這個夢幻作家名單包括:杜斯妥也夫斯基、契訶夫、卡夫卡、尼采、席勒、吳爾芙、韓波、三島由紀夫、普魯斯特、喬伊斯。米勒以這些作家的傳記為材料,揭露他們的病症是因為長期壓抑自己的身體而造成。

於是第二部分就進入本書的核心觀點。一個人的童年若被父母虐待,身體其實會很清楚地表現出來,就如同上述作家一樣,身體會以病症來回應自己對虐待的不適。但西方世界以摩西第四誡「孝敬父母」為教條,因此許多人被虐待之後,仍舊與父母維持依附關係,甚至欺騙自己:父母加諸於自己身上的行為並不算是虐待。這個部分米勒以她實際接觸的案例來說明,確實有些患者在接受她的建議後,與父母保持距離,病症就好轉了。米勒在這個部分,一方面批判了西方宗教傳統,另一方面也質疑了精神分析學派仍舊謹守第四誡,而要患者原諒父母,造成他們的病況無法好轉。

第三部分是強化「知情見證者」的重要性,米勒寫了一段小說來說明什麼是真正的傾聽。「知情見證者」不同於上述要求患者壓抑自身而原諒父母的治療方法,而是完全站在患者的立場傾聽他們的聲音。只有這樣做,患者才能真正地擺脫過去的陰霾,走向自由。

這本書能帶給台灣讀者什麼樣的反思呢?以米勒所批判的第四誡來看,東亞文化圈也是極重孝道,但是把孝教條化之後,就難免產生一些弊端。倫理是存在於情境之中的,如果孩子遭到父母的虐待(米勒顯然將體罰也視為虐待),是否還是要依教條孝順父母,而不發出真實的聲音?陳巍仁老師的〈家長對讀經班的錯誤期待〉(buzzorange.com/2016/09/06/confucius-so-angry)就點出了《弟子規》的問題在於它是脫離了情境的僵化規約。《弟子規》不會告訴孩子,被爸媽虐待該怎麼辦?只要「父母教,須敬聽,父母責,須順承」就對了,小孩子沒有資格表達自己的想法。我相信大多數提倡《弟子規》的家長、老師們也不會這樣教孩子,但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孩子去背呢?怪哉!最近在讀傅淞嚴的《朕知道了》,雍正皇帝也是一個很想盡孝道,但卻從來就得不到母愛的人,他的母親只愛他的弟弟,甚至不認他這個皇帝(這劇情實在很像鄭莊公、姜氏和共叔段的故事)。雍正一生,多疑而嗜殺,不知道跟母愛有沒有關係?實在值得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