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日本語 by 安田 敏朗
「他們」的日本語 by 安田 敏朗

「他們」的日本語

日本人如何看待「我們」臺灣人的日語
by 安田 敏朗

Translated by 林琪禎, 黃耀進
(*)(*)(*)( )( )(1)
0Reviews0Quotations0Notes
Description
從「大家的日本語」到「他們的日本語」,
「我們」學習「他們」的日語,真的這麼理所當然?

──從語言的混生變種現象,探討日本殖民統治的特殊性──

1898年,一位日本人,
對全臺灣發布政令,要臺灣人學習日語,以培養「本國精神」。

1930年,一位日本人,
操著一口濃厚九州腔日語,大聲訓斥臺灣學童的發音不夠標準。

1941年,一位日本人,
用臺語、日語交雜的混種語言,跟臺灣菜販你來我往的殺價。

1963年,一位日本人,
在臺灣爬山時,發現原住民小孩居然會哼唱日本童謠《桃太郎》。

1994年,一位日本人,
發現臺北某處公園內,一群老人流利地說著他們的臺灣腔日語。

2016年,一位臺灣人,
正努力背誦日文課本例句,希望發音能跟日文老師一模一樣。

語言使用的混雜與不完整,一直是殖民統治的常態。
然而,在臺灣的日語現象又更為複雜,
原因在於日本做為殖民者的特殊性。
做為一個有強烈「語言民族主義」意識的早熟亞洲帝國,
日本在臺灣推行了近乎宗教狂熱式的國語同化教育,
相信唯有推行國語,才能在精神上將臺灣人同化成日本人。

然而,事情沒那麼簡單。
除了日語源自漢文、本身即已非純粹外,
即便在日本內地,也存在著腔調迥異的方言,
而臺灣本就為多語言社會,更加深語言單一化的難度。

二十世紀的臺灣,身處連續殖民的政治情境。
戰後的國語同化政策,從日語換成了北京語;
但日本人發現,臺灣人在戰後仍繼續使用日語。
這不只引發其濃厚鄉愁,也引發關於國語教育的多方論戰。
針對這些現象的論辯及實例介紹,即為本書的主軸。

對親日的臺灣而言,應如何面對、理解日治時期的歷史?
除了懷想溫馨感人的歷史小故事,本書對日本的批判立場,
可提供我們理解臺灣史的另一個知識管道。
畢竟除了「親日」,要「知日」,也才更能「知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