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 Kuo's Quotes

Emily KuoEmily Kuo added a quotation
慎明道:「關於Bertie結婚離婚的事,我也和他談過。她引依據英國古畫,說結婚彷彿金七的鳥籠,籠子外面的鳥想住進去,籠內的鳥想飛出來;所以結而離,離而結,沒有了局。」蘇小姐道:「法國也有這麼一句話。不過,不說是鳥籠,說是被圍困的城堡fortresse assiégée,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鴻見,你說是不是?」(p.96-97)

辛楣生氣道:「你這人真無賴!你倒不說是我自己打鼾,賴在你身上?我只恨當時沒法請唱片公司的人把你的聲音灌成片子。」「假使真灌成片子,那聲音嘩啦嘩啦,又像風濤澎湃,又像狼吞虎嚥,中間還夾著一絲又尖又細的聲音,忽高忽低,裊裊不絕。有時這一條絲高上去、高上去,細得、細得像放足的風箏線要斷了,不知怎麼像過一個峯尖,又降落安穩下來。趙辛楣刺激得神經給它弔上去,掉下來,這時候追想起還恨得要扭斷鴻漸的鼻子,警告他下次小心。P.151

辛楣道:「像咱們這種旅行,最試驗得出一個人的品行。旅行是最勞頓,最麻煩,叫人本相畢現的時候。經過長期旅行而彼此不討厭的人,才可以結交做朋友-且慢,你聽我說-結婚以後的蜜月旅行是次序顛倒的,應該先同旅行一個月,一個月舟車僕僕以後,雙方還沒有彼此看透,彼此厭惡,還沒有吵嘴翻臉,還要維持原來的婚約,這種夫妻保證不會離婚。P.195

經過這趟旅行,方鴻漸問趙辛楣:「你經過這次旅行,對我的感想怎麼樣?覺得我討不討厭?」趙辛楣:「你不討厭,可是全無用處。」P.196

他想起在倫敦上道德哲學一課,那位山羊鬍子的哲學家講的話:「天下只有兩種人。譬如一串葡萄到手,一種人挑最好的先吃,另一種人把最好的留在最後吃。照例第一種人應該樂觀,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裡最好的;第二種人應該悲觀,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裡最壞的。不過事實上適得其反,緣故是第二種人還有希望,第一種人只有回憶。「從戀愛到白頭偕老,好比一串葡萄,總有最好的一顆,最好的只有一顆,留著做希望,多少好?」孫柔嘉一路上不說話,直到方鴻漸一路上哄她求她才說:「你希望的好葡萄在後面呢,我們是壞葡萄,別倒了你的胃口。」「我早知道你不是真的愛我,否則你不會有那離奇的思想。」鴻漸吻她,說:「你今天真是顆酸葡萄。 P.287

為了飛機票,他們在桂林一住十幾天,快樂得不像人在過日子,倒像日子溜過了他們兩個人。P.293

美國人辦交涉請吃飯,一坐下去,菜還沒上,就開門見山談正經;歐洲人吃飯時只談不相干的廢話,到吃完飯喝咖啡,才言歸正傳。P.294

孫柔嘉比方鴻漸有涵養,每逢鴻漸動了真氣,她就不再開口。她彷彿跟鴻漸捏合了一條繩子,盡力各拉一頭,繩子繃直欲斷的時候,他就湊上幾步,這繩子又鬆軟下來。氣頭上雖然以吵嘴為快,吵完了,他們都覺得疲乏和空虛,像戲散和酒醒後的心理。回上海以前的吵架,隨吵隨好,宛如富人家的飯菜,不留過夜的。漸漸吵架的餘仇,要隔一天才會消逝,甚至不了了之,沒講和就講話。P.327


Emily KuoEmily Kuo added a quotation
慎明道:「關於Bertie結婚離婚的事,我也和他談過。她引依據英國古畫,說結婚彷彿金七的鳥籠,籠子外面的鳥想住進去,籠內的鳥想飛出來;所以結而離,離而結,沒有了局。」蘇小姐道:「法國也有這麼一句話。不過,不說是鳥籠,說是被圍困的城堡fortresse assiégée,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鴻見,你說是不是?」(p.96-97)

辛楣生氣道:「你這人真無賴!你倒不說是我自己打鼾,賴在你身上?我只恨當時沒法請唱片公司的人把你的聲音灌成片子。」「假使真灌成片子,那聲音嘩啦嘩啦,又像風濤澎湃,又像狼吞虎嚥,中間還夾著一絲又尖又細的聲音,忽高忽低,裊裊不絕。有時這一條絲高上去、高上去,細得、細得像放足的風箏線要斷了,不知怎麼像過一個峯尖,又降落安穩下來。趙辛楣刺激得神經給它弔上去,掉下來,這時候追想起還恨得要扭斷鴻漸的鼻子,警告他下次小心。P.151

辛楣道:「像咱們這種旅行,最試驗得出一個人的品行。旅行是最勞頓,最麻煩,叫人本相畢現的時候。經過長期旅行而彼此不討厭的人,才可以結交做朋友-且慢,你聽我說-結婚以後的蜜月旅行是次序顛倒的,應該先同旅行一個月,一個月舟車僕僕以後,雙方還沒有彼此看透,彼此厭惡,還沒有吵嘴翻臉,還要維持原來的婚約,這種夫妻保證不會離婚。P.195

經過這趟旅行,方鴻漸問趙辛楣:「你經過這次旅行,對我的感想怎麼樣?覺得我討不討厭?」趙辛楣:「你不討厭,可是全無用處。」P.196

他想起在倫敦上道德哲學一課,那位山羊鬍子的哲學家講的話:「天下只有兩種人。譬如一串葡萄到手,一種人挑最好的先吃,另一種人把最好的留在最後吃。照例第一種人應該樂觀,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裡最好的;第二種人應該悲觀,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裡最壞的。不過事實上適得其反,緣故是第二種人還有希望,第一種人只有回憶。「從戀愛到白頭偕老,好比一串葡萄,總有最好的一顆,最好的只有一顆,留著做希望,多少好?」孫柔嘉一路上不說話,直到方鴻漸一路上哄她求她才說:「你希望的好葡萄在後面呢,我們是壞葡萄,別倒了你的胃口。」「我早知道你不是真的愛我,否則你不會有那離奇的思想。」鴻漸吻她,說:「你今天真是顆酸葡萄。 P.287

為了飛機票,他們在桂林一住十幾天,快樂得不像人在過日子,倒像日子溜過了他們兩個人。P.293

美國人辦交涉請吃飯,一坐下去,菜還沒上,就開門見山談正經;歐洲人吃飯時只談不相干的廢話,到吃完飯喝咖啡,才言歸正傳。P.294

孫柔嘉比方鴻漸有涵養,每逢鴻漸動了真氣,她就不再開口。她彷彿跟鴻漸捏合了一條繩子,盡力各拉一頭,繩子繃直欲斷的時候,他就湊上幾步,這繩子又鬆軟下來。氣頭上雖然以吵嘴為快,吵完了,他們都覺得疲乏和空虛,像戲散和酒醒後的心理。回上海以前的吵架,隨吵隨好,宛如富人家的飯菜,不留過夜的。漸漸吵架的餘仇,要隔一天才會消逝,甚至不了了之,沒講和就講話。P.32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