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
15

Following

21

Followers

67

Reviews

12

Quotations

0

Notes

脆*

Hong Kong SAR China

Anobian since Apr 24, 2010

脆*'s Activity

脆*
脆* wrote a review
00
(*)(*)(*)( )( )
香港的故事,難說,是因為總牽扯到了其他地方般。(起碼,在此書作時)

《什麼都沒有發生》中言,「我想,她們這些大陸人,每人一生都有幾件戲劇化的遭遇,跟歷史呀,國家叿,扯在一起,可以很轟轟烈烈的告訴別人。我一生有的都是些瑣事,歷史跟國家沒煩我。」

主角在書中展示的,是香港人的靈動,彷彿做什麼都了無牽掛。「我們的專業技術,令我們去到世界各地都有價。我們不會介入當地的政治、社會矛盾、文化衝突,我們是去賺錢。我們都是國際資本在香港的僱傭兵。為誰?無所謂。為何?錢是重要因素,另外是喜歡自己的專業形象。我們都愛上自己。」

然而,九十年代開始,我們卻和內地緊緊扣在一起了。賺大陸的錢,人人搶着做暴發戶。文章停在一九九八年。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後。「我特意跑到山頂看風景。回歸已完成,冇事冇事。香港真是福地,我們一代人都沒有吃過大苦,過了快五十年的好日子。比較一些我去過的地方,奈及利亞、中東、東南亞、印度、大陸、台灣,香港簡直是風平浪靜,什麼都沒有發生。如果把這些地方的歷史拍成故事性的電影,香港的劇情一定最淡。我們好像活在歷史的最後一章,意識形態競賽的終點,還可以發生些什麼?」

現在回看,還真諷刺哩。
脆*
脆* added to library
香港三部曲
by 陳冠中
(*)(*)(*)(*)(*)(105)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Are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s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Are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s

脆*
脆* wrote a review
00
(*)(*)(*)(*)(*)
由自閉兒親自書寫,一字一句嘗試解釋自閉兒內心的感受,解答了許多人對於自閉兒的疑惑。
例如為什麼他們要一遍又一遍地問同一個問題?那是因為他們很快便會忘記剛剛聽到什麼。「一般人的記憶就像一條線般持續不斷,但我的記卻更像一堆小點。我總是在不斷拾起那些點——也就是問出問題,這樣才能想起小點背後代表的記憶。」又例如他們回答得很慢,是因為很多回答的話已經轉眼從腦海中消失了。
又例如他們為什麼總是過過敏或過度遲緩。直樹解釋道,過敏的人大概是有負面回憶不知怎地和這些動作連在一起了,遲鈍的人則可能只是無法持續地表達痛苦。
以及很多自閉兒特性的原因。例如喜歡背火車時刻表和月曆,是因為數字永遠不變的概念,簡潔明瞭,讓他們感到非常安心。以及一些解,例如給他們視覺式的作息表,結果他們記得牢牢的,到改變時反而更痛苦。
直樹也不時在書中表達他們對於身為自閉兒的難過。有時,身邊人對他們的「諒解」,把他們當成孩子般用童聲跟他們說話,反而使他們難過。他也一直請求大家不要放棄自閉兒,因為他們實在很努力。而每當自己的存在成了別人不幸的源頭,也會讓他們感覺很痛苦。
直樹也希望讓大家知道自閉兒的優點,例如,他們是如何看這個世界。直樹也希望讓大家知道自閉兒的優點,例如,他們是如何看這個世界。「你也許和我們看到了同樣的事物,但是我們「感受」的方式卻大不相同。你看到一樣物體時,似乎會看整體,然後才注意細節;但是在自閉兒看來,最先躍入眼簾卻是細節,然後其他細節逐一出現,最後整個物體才在我們眼中浮現。......
脆*
脆* added to library
我想變成鳥,所以跳起來
by 東田直樹
(*)(*)(*)(*)(*)(9)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Is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s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Is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s

脆*
脆* wrote a review
00
(*)(*)(*)(*)( )
為了重新刺激經濟、也為了應付過多的人口而不足夠的空,政府開始推出縫身的政策。年紀愈輕,縫合的排斥也就愈少。
主角的論文題目是討論縫身。
「田野考察考驗的是研究者的勇氣,他究竟能把自己拋進多大的不確定之中,他究竟能把自己推進多危險的現實裡。」主角的論文導師腿子教授如是說。
於是,她把自己拋進了論文中。
當她選擇與樂縫身時,四周興奮的祝福,母親輕快地哼着歌為她縫衣。也令她一時之間產生了一種錯覺,這真是可喜的事吧。「如果那時候,剛巧有一位旅客遊覽醫院,看到他們把病房布置成一個派對的場地,結滿了彩帶和發亮的燈飾,必然會認為住在這裡的都是純樸而容易滿足的人,甚至為了鮮血和傷口而興奮。但即使真的出現了這樣的一位旅客,我也沒法指出他的看法是一種錯覺,誰也不能肯定,現實是不是眾多錯覺的碎片折射出來的幻覺。」
然而,兩個人畢竟不可能完全同步的。即使樂一直很希望她能放下自己,輔助他的工作。
樂對於我的不安不以為然。「如果我們從不曾發現,每一天的自己,都有那麼一點點的不同,生命便是凝固的,而且並無意義。」他認為,這就是縫合身體的基本精神。那時候,我只是逆來順受地笑着。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丟失了辯說的意圖和熱情,或許,是在某個時刻,一不留神便洞悉了,這是個令人討厭的元素。
她還是選擇了死亡,切割。她的論文完成了。
脆*
脆* added a quotation
00
「如果那時候,剛巧有一位旅客遊覽醫院,看到他們把病房布置成一個派對的場地,結滿了彩帶和發亮的燈飾,必然會認為住在這裡的都是純樸而容易滿足的人,甚至為了鮮血和傷口而興奮。但即使真的出現了這樣的一位旅客,我也沒法指出他的看法是一種錯覺,誰也不能肯定,現實是不是眾多錯覺的碎片折射出來的幻覺。」

樂對於我的不安不以為然。「如果我們從不曾發現,每一天的自己,都有那麼一點點的不同,生命便是凝固的,而且並無意義。」他認為,這就是縫合身體的基本精神。那時候,我只是逆來順受地笑着。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丟失了辯說的意圖和熱情,或許,是在某個時刻,一不留神便洞悉了,這是個令人討厭的元素。

012 「沒有任何人是完整的。」他說,這是目前的制度無法填補的空白。「只有通過與另一個身體接合,在經歷過反覆不斷的愉悅、心碎、融合和糾紛以後,才有可邁向徹底的圓滿。」

059
脆*
脆* added to library
縫身
by 韓麗珠
(*)(*)(*)(*)( )(62)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Are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s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Are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s

脆*
脆* added to library
出走人妻之呼吸南美
by La La
(*)(*)( )( )( )(1)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0

Are reading it right now

0

Reviews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0

Are reading it right now

0

Reviews

脆*
脆* wrote a review
00
(*)( )( )( )( )
原本很想看的掙扎沒看到,比較像是自傳吧。
有些失望
脆*
脆* added to library
動物園的生死告白
by 阿部弘士
(*)(*)(*)(*)( )(56)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Are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s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Are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s

脆*
脆* added to library
我的第一本圖解心理學
by 洪震宇
(*)(*)(*)(*)( )(3)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Is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Is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

脆*
脆* added to library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Are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s

脆*
脆* added a quotation
00
是一個人吃飯的興致不高嗎?
害怕一個人捧着碗,
食物愈精緻面對空蕩蕩的小公寓愈孤單?
討厭煮飯之後例行的刷洗廚具整理工作,
不燒飯就不會弄髒?
現在的我想起過往,逐漸警覺,
或者,只是不喜歡自己,
所以始終不願意把款待自己、滋養自己當一回事,
粗糙地吃。
幻想未來的美景而粗糙地活現在,
彷彿自己只值得如此程度。
脆*
脆* added to library
罐頭 pickle!
by 李維菁
(*)(*)(*)(*)( )(14)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Is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Is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

脆*
脆* added a quotation
00
16 自序:書寫對我來說,是想像力的練習,是感受和想法的整理,也是對世界的發言,因此,我的書寫必然牽涉許多日常接觸的弱勢社群。其實,若沒有其他人借了你張三李四的臉面表情、小動作和事件,創作的人又如何得以創作?若沒有經過許多人的協助、意見和生命歷程的提供,創作的人又如何得以創作?這些朋友,雖已透過小說技法改頭換面,可是,心底裡自知,這始終仍是從他人的生命裡「不問自取」,而且所取為寶貴之物。

167 「在還要念數學的日子,我常常做錯算題,每次我請教別人,人家總是告訴我正確的做法。然而我的問題是,我常常不明白為何我計算的進路是錯的。每次我問人,為什麼我的進路是錯的?哪裡出錯了?誰都答不了我,只能告訴我,什麼進路是正確的。」
世傑愕然地望着我。
我也不知道我為何忽然想到做算術。只記得小碧好像同我有同樣的難題。
脆*
脆* wrote a review
00
(*)(*)(*)(*)(*)
沉香
阿斌從太姑婆的牙香樹,追溯到昔日工運。從飯堂阿姐被欠薪,但周遭人的冷漠,聯繫到每個人在「運動」過程中的冷淡,寫普通人對社會不公由無知到覺醒的歷程。

笑喪
林曦一直掙扎在旁觀及參與社會之間,娶了個追求平淡的妻,寫幾篇評論文章,不過是調劑生活罷。就像采希說的:「如果我們沒有想要創造一個較好的現實的話,說那麼多所謂另類的說話,也只不過是為這歌舞昇平的世界畫點花邊而已。

那些夏天裡我們的蛹
何宇漫惦記着的小碧,那個與他弟弟宇明一直糾纏不清的女生。她的出身,她的想法。宇明結婚後,還去找她看電視。更像是一種逃離生活的點。
三個人,各自走向不同的道,存在着對方無法真正了解的部分(例如阿靖不明白宇明的夜遊、宇漫不明白弟弟)。但他們指向一個能容納異質的世界。
但還是有那麼淡淡的可惜——
小碧和宇明,曾經是挽手逃離世界(到西貢)隔着山頭對話的一對,但他們沒有在一起。
「他那些東一片西一片的說話並不是只有一種拼法的拼圖。只是,他有某種想法,說了出來,我用我的方式把那些散亂的東西拼出來,而他喜歡我的拼法。後來,很簡單,他要尋找別種的拼圖,他不再滿意我拼他的圖的風格啦。」

脆*
脆* added a quotation
00
17 「最初,只是變得比較善忘。法被緊記的事情像皮屑那樣紛紛脫落。」很長的靜默以後,她才說出一句話。「漸漸的,判別事物的準則變得不確定,方向感會出現障礎,有時候,甚至不知道,想要走的路究竟在那裡,然後,身體會愈來愈輕,雖然重量並沒有一點改變,但可以感到,內裡一些重要的東西,那用以維持平衡和重心的元素,正在一點一點地流失。每天清晨,從夢裡醒來,也可以清晰地感到,那又少了一點,每天都比之前的一天減少了,但,卻做什麼也沒辦法阻止。四周的人的臉面,輪廓仍然相同,卻逐漸遙遠,直至某一刻,身體終於不受控制地飄起來。」

50 她再看一眼那螢幕,便帶着那星空殘留她腦裡的印象離開檢查室,走過海傍、車站、馬路和菜市場,那遍佈發亮碎片的黑色夜空仍然栓在她的腦海,直至另一天早上,她再次把目光放在滿布塵的玻璃窗,那裡依舊是令人沮喪的天空,但她定睛看了片刻以後,就像剛剛發現了無比驚訝的事實,按著自己起伏不定的胸口,並且可以感到鮮活的跳動正從那裡不斷傳送出來,她覺得,那很可能也掺雜了丈夫的心跳--那是檢查室的螢幕給她的最明目張膽的暗示,關於她丈夫的去向,那是一個宇宙,藏在她的肚腹裡--他持續航行進入了一條陌生的軌道,那未知的外太空,卻始終停留在宇宙的範圍內,而使她的身體隨著自然的律動而不斷擴張,她不由得蜷縮起來,使耳朵盡量貼近自己的腹部,聆聰從那裡發出的任何聲音。

54
脆*
脆* added to library
離心帶
by 韓麗珠
(*)(*)(*)(*)( )(10)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Are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s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Are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s

脆*
脆* wrote a review
00
(*)(*)(*)(*)( )
聰明的豬隻,以崇高理想為號召,率領動物推翻人類主子,但動物真的從此可由自己作主?
權力可讓人腐敗,動物亦無法倖免。拿破崙不斷灌輸動物作主比昔日更美好的思想,能言善道的尖叫者協助粉飾太平。被從小訓練成跟從者並狐假虎威的狗,勤懇老實的拳擊手,還有縱覺得不妥卻被崇高理想一再瞞倒的動物。造就了一個比昔日更糟卻自以為更美好的世界。

七誡
一、雙足行走者皆為敵人;
二、四足行走或者具翅膀者皆為朋友;
三、不可穿衣;
四、不可睡於床上;
五、不可飲酒;
六、不可殺害其他同類;
七、動物一律平等。

規條一改再改,但仍甘於現狀的動物卻只覺模糊。
驕傲感,亦不一定好。

「不過,動物們從未放棄希望,而且身為動物農莊一員的榮譽感與優越感一直存在於他們心中,片刻未曾消逝。他們依舊是整個國家--整個英格蘭﹗唯一一座歸動物所有、由動物經營的農莊。動物們對此驚嘆不已,就算是最年輕或者從幾十公里外的農莊被帶來的新成員也不例外。聽著槍聲,看著綠色旗幟在旗杆上飛揚,這些動物內心便洋溢著永不磨滅的驕傲感。

最終,七誡也會變成「所有動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為平等。」
脆*
脆* added a quotation
00
191 Desmond and Lucinda, my spirit guides, said all the universe wants from us is two things: Don't do any intentional harm to yourself or anyone else, and get happy. They told me hummans make it more complicaed than it needs to be.
脆*
脆* added a quotation
00
drive my car
24 想像就一把銳利的刀刃,花時間毫不留情地切割着他。他也想過如果能毫不知情的話該有多好。不過無論在任何情況下,知都勝過無知是他的基本想法,和生存態度。就算會帶來多激烈的痛苦,我還是非知道那個不可。因為人唯有透過知,才能變得更強。

yesterday
94 「木樽可能在認真尋找什麼。」我繼續說。「他以和普通人不同的方式,在他自己的時間裡,非常純粹地、筆直在尋找。但自己到式在追尋什麼,自己也沒能適當掌握。所以很多東西,還無法配合周圍順利前進。因為在自己都不清楚在尋找什麼的情況下,要找東西是非常困難的事。」

獨立器官
130 「你正在努力不要太喜歡某人嗎?」
「沒錯,就是現在,正在這樣努力。」
「為什麼?」
「理由非常簡單。因為太喜歡的話心情會很悲傷。難過得不得了。因為心無法承受那負擔,所以盡量努力不要太喜歡她。」
他似乎很認真地這樣說。從那表情中看不到平常的幽默跡象。
「具體上是如何努力呢?」我問。「換句話說,如何能做到不要太喜歡?」
「很多方面。試着做過各種事情。不過基本上,盡量去想負面的事情。她的缺點、或不太好的點,一想到就把那挑出來,列出表來。並在腦子裡像念經般反覆唸好幾次又好幾次,對自己說不要過分喜歡這種女人。」
「順利嗎?」
「不,不怎麼順利。」渡會搖搖頭說。「有一點是我想不起太多她的缺點,而另一點是事實上連這種負面部分都強烈吸引我的心。還有一點是,對自己的心來說,我連什麼是過分的,什麼不是,都分不清了。看不清楚那界線。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懷有這種漫無邊際,分不清差別的心情。」

木野
250
脆*
脆* added to library
沉香
by 李維怡
(*)(*)(*)(*)(*)(22)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Are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s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Are reading it right now

Reviews

脆*
脆* added to library
新聞記者與謀殺犯
by Janet Malcolm
(*)(*)( )( )( )(1)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Are reading it right now

0

Reviews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Are reading it right now

0

Reviews

脆*
脆* added a quotation
00
38
寫作是件孤獨的事,但也是我最享受的那種孤獨。人只要好奇,便有得着。我對文、理都有很大的求知慾,那是很愉悅的事。做甚麼都一樣,被冷落也好,被捧場也好,自己應該知道自己有甚麼料子,有豐的料子可用,便不會擔心寫來寫去都是那一些,來來去去都是那幾招。人只要好奇便自然有樂趣的了,求知慾這三個字太悶了,也太嚴肅了,說好奇沒那麼嚴重,好奇的人永不寂寞。

40
甚麼叫做寂寞?那是沒人相陪,再加上被摒棄感,很難受,是吧?但再想一下,自己是否想得太嚴重了?如果你沒做錯事,朋友卻不再找你,也許他的工作變了,那種變化,是需要另外一種人踏進他的生活方式之中,而你是格格不入的。
脆*
脆* wrote a review
00
(*)(*)(*)(*)( )
是她的才和思維,讓她能這樣灑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