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eron's Reviews31

PteronPteron wrote a review
00
(*)( )( )( )( )
女男大戰從「頭」說起
by 米山公啟
(*)(*)(*)(*)( )(14)
PteronPteron wrote a review
00
(*)( )( )( )( )
到紅樹林去玩
by 陳麗雅/圖文
(*)(*)(*)(*)( )(9)
PteronPteron wrote a review
00
(*)(*)( )( )( )
別相信任何人
by S. J. Watson
(*)(*)(*)(*)( )(4,081)
PteronPteron wrote a review
00
(*)(*)(*)(*)( )
Spoiler Alert
從「病情告知」談醫病關係
「為什麼醫生要跟病人解釋病情?病人來找醫生,要知道這是什麼病,要有能力解除,如果醫生無法給他答案,那他來幹嘛?」──《橫跨生死長河》,許禮安醫師。

一般我們談「病情告知」,最常想到的畫面就是連續劇或電影裡面演的,醫生告訴(宣判?)病人「你得了某某絕症」,或者從手術房出來對病人家屬說「病人的壽命只剩下多少時間」之類的場景。

許禮安醫師本人致力於安寧療護,因此「絕症的病情告知」(無論是對病人本身或是家屬,甚至面對病人與家屬之間的衝突),成了他的研究課題。病人與醫師的認知差異,也絕對會影響到療程的進行,乃至於病醫關係。

但,並不只是絕症會有病情告知的問題。

許禮安醫師在《橫跨生死長河》這本書中,對於「病情告知」的定義有新的探討:『病人「病情」的發生應該是早於醫生對病人的「病情告知」』,因此『醫生與病人之間並不是只有「病情告知」,仔細的區分一下,至少應該還包括「病情認知」、「病程溝通」、「病情存在」以及「病人存活」。醫生如果缺乏這方面的理解,與病人之間的溝通就會缺少效能。』


人,一定是在自覺或他人告知有某些不正常的狀況,才會想要去看醫生。不管原本從事的職業或專業是什麼,到了醫院,只剩下一個「病人」的身份,也只能信任醫師的判斷和「宣判」。

然而,受過專業醫學訓練的醫生,對於「病情」的認知,和病人卻有極大的不同。

《橫跨生死長河》裡面提到,『醫生介入時通常只是相關於病人呈現的生物醫學形象而不是關心病人本身。』

『在一般的醫療體系中,醫護人員所認為的「病情告知」是指告訴病人有關診斷、治療與預後等相關的醫學知識,這也就是多數醫護人員所熟悉的「病情認知」。』

『關於醫療處置,醫生有一套邏輯知識。醫生無法回到病人的思考模式,是因為醫生腦袋裡轉的都是這些東西。做為醫生必須要給出一套答案,答出原因、處置與告知等,這是作為一個醫生的基本職分。基本上,你來看病,我就必須要告訴你這是什麼病,下一步則是要把你治療好,只有這兩件事而已。』


絕症的病情告知,可能會有病人求生意志,或者家屬希望隱瞞的問題。但,若只是一般的疾病,病情告知應該解釋到什麼程度?

我雖然自認不是什麼體弱多病、風吹就倒的體質,但很容易跌倒、撞到、扭傷、筋骨出狀況的我,算起來也還看過不少醫生。高一那年,因為國三瘋狂寫考卷引起的右手腕肌腱炎去看骨科(那時還不流行復健科),醫師對著只是小高中生的我很開心的解釋起肌肉骨骼組織(以及生物課學到的相關知識),從病因、處置方法到預後,解釋得清清楚楚。這些年來陸陸續續自己看醫生的經驗,以及閱讀了不少人文醫學的科普書籍,也都讓我在看醫生時希望能和醫生好好的討論我的病情。畢竟疾病是發生在我身上的,「病人」也還是個「人」。

在我提出問題時,大部分的醫生都非常親切的樂於和我討論我身上的疾病狀況;其中又有幾位醫師真的給人視病猶親的感覺。不過受限於可能觸犯醫療廣告限制的嫌疑,這篇公開的文章裡就不方便說哪些人是我心中的「名醫」了。

也正如許醫師在《橫跨生死長河》裡提到的,「告訴病人有關診斷、治療與預後等相關的醫學知識」,或者「答出原因、處置與告知等」,已經是底線了。「這是作為一個醫生的基本職分」。


遺憾的是,並不是所有醫生都有辦法達到這個職業最基本的要求。更遺憾的是,有些醫生,完全沒有對這項「病情告知內容是醫生的基本職分」的認知。

我本身和醫療體系相關行業沒有任何關係,因此也不清楚有什麼原因能夠合理化「醫生不願意和病人討論病情」的狀況。(醫生壓力太大?看診時間太長?每天要看太多病人?每個病人能分到的時間太短沒時間解釋?還是覺得自己身為受過七年醫學院又加上實習、住院等漫長的訓練過程,專業知識太過於豐富,病人不可能聽得懂就不用解釋那麼多?)

只是,去年的確遇到一位醫師,在我希望討論我的病情時,給了我一句「病人是來解決問題的,不是來受醫學教育的!」的經典回答,在主動開藥之餘,也完全沒有跟我解釋治療方法、注意事項,或者是他到底要開什麼藥給我(藥物名稱、目的、適應症、副作用,一個字也沒提)。最後我還是去問了藥師,才知道那天到底領了什麼藥物回家。

那一次(實際上並沒有解決我的問題的)就診紀錄,也的確是在我跑醫院的經驗中,少數極為奇特的不愉快經歷了。

也許正如《橫跨生死長河》裡提到的,「醫護人員最大的障礙是無法承認與接受自己的無能為力」。


再回來談病醫關係。只有極少數的人可能成為醫生,但是,每個人都有可能變成病人。《橫跨生死長河》裡提到,在《當醫生變成病人》這本書裡,有幾段關於醫病角色切換的深刻反省。

「曾有人說,想要成為良醫,自己必須先作病人。」

「在我自己成為病人以後,才知道除非你也生同樣的病,否則不可能真正的瞭解病人。」

我沒有辦法說出「希望所有的醫生都自己生同樣的病,來體會一下病人的狀況」這種近似詛咒的話,雖然也許某些醫生真的需要這樣的經歷才能體悟:「醫生是獻身來幫助病人的,可是大多數的醫生,把焦點放在診斷,而不注意病人有什麼感受」;而這種現象,對於病醫關係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所謂醫療倫理,是指怎麼做對病人最好,而不是對醫生最好。」

病人到底要的是什麼?就以《橫跨生死長河》不斷引用《當醫生變成病人》裡面的這句話,送給醫療從業人員,作為這篇文章的結束吧:

「原來病人並不期望我能為他們創造奇蹟,這是牧師的責任,他們只希望我盡最大的努力,並在失敗的時候,還能關心他們。」
橫跨生死長河
by 許禮安
(*)(*)(*)(*)( )(1)
PteronPteron wrote a review
00
(*)(*)(*)(*)(*)
事發的19分鐘
  這本書說的是發生在19分鐘內的一則高中校園槍擊案的故事,深刻的探討了校園霸凌現象──「每個人都說我毀了他們的人生,可是當我的人生被毀的時候好像沒有人關心。」一個從開始上學的第一天就一路被欺負到大的孩子,選擇以毀滅的報復方式終止受到霸凌。

  這是一本無論從教育、青少年心理的角度,或是單純當作小說來看,都非常精彩的書。以小說的觀點而言,情節緊湊流暢,結構緊密,角色刻畫生動,一拿起來閱讀就很難放下。從教育或青少年心理的角度,Jodi Picoult以近乎冷酷的精準,下筆有如手術刀般切割出校園文化的殘酷,以及青少年在建立自我認同與脫離原生家庭間的掙扎,自我中心但卻又脆弱,希望與眾不同卻又需要被同儕認同的特質。在青少年的世界裡,同儕是一切,友誼是籌碼;被欺負的人苦苦掙扎,受歡迎的卻同樣的必需隱藏自己原本的面貌,在夜深人靜時捫心自問,不知道在剝下這一切面具之後,自己究竟是誰。

  書中一併描寫了家長的心路歷程:「希特勒的母親是個可怕的人嗎?」受害者的心情大家都能諒解,加害者的家人卻也是另一種難以被原諒的受害者。總是能從不同角度同時犀利探討具有道德爭議性的話題,若不是Jodi Picoult本人有深刻的體會,也必然是做足了功課才能寫出這樣的故事。

  愛哭如我,看完這本小說並沒有掉眼淚,但心裡很痛。是沈甸甸的,說不出來的悲傷。

  一併推薦先前已經推薦過的兩本書:「怪女孩出列」、「該隱的封印」。

事發的19分鐘
by Jodi Picoult
(*)(*)(*)(*)(*)(1,798)
PteronPteron wrote a review
00
(*)(*)(*)(*)(*)
Spoiler Alert
  配著兩天的午餐與晚餐,看完了張詠捷的食物戀。啃這書時一定得配餐,就像看電影「濃情巧克力」時一定得帶點巧克力進場,看「飲食男女」絕對不能空腹,看完「香料共和國」就想去找香料菜色來吃一樣。

  而且,頂好配的是媽媽的菜餚。──尤其,對像我這樣一個澎湖女兒的女孩兒來說。

  我總喜歡說自己的籍貫是台灣海峽,因為媽媽是澎湖人。小時候無法理解為什麼籍貫一定要跟著爸爸,吵鬧著希望把籍貫改成澎湖;懂事以後,只好自嘲籍貫在黑水溝──(台灣+澎湖)/2。

  食物戀的作者,張詠捷,是澎湖山水人,專長攝影,熱愛食物,眷戀家鄉;曾任人間雜誌與張老師月刊攝影,三度榮獲攝影金鼎獎。在得了許多獎之後,辭職回家陪阿公過日子;這是她的第一本書,寫的就是澎湖地方傳統24道食物,除了食物的作法以外,更深刻的是記載了每道菜背後的故事。

  於是,啃了這本書,我才第一次知道,許多我從小吃到大的媽媽的菜,或是舅舅阿姨帶來的澎湖食物,背後原來有那麼多動人的情感。昨天看到金瓜雜煮段落時正好午餐吃的是金瓜炒米粉,金瓜,南瓜是也,可以久耐儲存,在土質不肥沃、天候惡劣的澎湖,是可以度過難關的寶貝食物,所以在所有食物裡唯獨它得個「金」字;今天看到黑糖麵線時更忍不住想起小時候每次著涼媽媽都會炒這個給我吃,麵線容易入口好消化,黑砂糖和麻油除了滋補,更有難以形容的香甜氣味,吃下去會從手心暖到心坎裡。

  也許有些人聽我說過我最愛的澎湖點心「炸棗」,形稍似大型芝麻球,但味道不同,裡面包的是花生餡。媽媽常會要我們拿吃不完的澎湖名產分送給朋友,比方說黑糖糕、鹹餅之類的,但,幾乎不可能有炸棗離開我家大門,因為總是在家裡就一掃而空。以前只知道炸棗是澎湖人婚禮才做的食物,平常無處可買,所以珍貴;今天看了書才曉得炸棗的製作如此繁複,難得的是背後代表的情意。

  詠捷的書,寫出了澎湖女兒對傳統食物與親情的依戀,每一道菜都有家鄉的情感。書裡有我吃過的菜色,也有我沒聽過的食物;在這快速變遷的時代,許多菜的作法都已經失傳,書快看完的時候我心裡突然湧出一股莫名的惆悵,恨不得這書永遠翻不到最後一頁,也能多保存一些媽媽的味道。

  今晚,也許我會吵著媽媽做黑糖麵線吧。

食物戀
by 張詠捷
(*)(*)(*)(*)(*)(86)